目前分類:蝴蝶故事集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我和我的貓,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花園頂樓。

剛睡醒,發現隔壁的違章建築也住了人進來,隔著矮牆,不禁多看了兩眼。

夕肯還跳到矮牆上,抽著鼻子,好奇的嗅聞著。

「夕肯,進來。別弄髒了人家晾著的衣服。」

夕肯喵了聲,用斜斜向上的杏型大眼看著我,抱起她,親親她溼溼的鼻子,她又撒嬌的喵了聲。

隔壁倒是荒廢了很久。自從有個房客在那裡上吊以後,據說就鬧鬼。

寸土寸金的台北市,這一整排五樓公寓的頂樓,幾乎家家戶戶都搭了違建。但是為了鬧鬼的傳言,搬得頂樓除了我和夕肯外,沒有半個人敢住下去。

鬧鬼?只要不流落街頭,就算謝天謝地,現世裡更恐怖的怪物多的是,鬼算啥?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0) 人氣()

我作了一個惡夢。
 
一個很長很長的惡夢。惡夢是這樣的長,這樣的清晰。清晰得像是真的一樣。
 
用力睜開了眼睛,望著熟悉的白紗窗簾飄搖,聽見隆隆的車水馬龍。
 
幸好只是惡夢…
 
望著自己的手,那樣的粗糙,乾硬而肥胖。翻身坐起,顫抖著望著梳妝台。陌生又熟悉的女人,垮著眼袋和臃腫的臉,就像在夢中多次照著鏡子哭泣的自己。
 
臃腫的臉,臃腫的手臂,大腿在短褲底下鬆晃晃的,有著藤蔓似的藍青微血管。那只是惡夢。只是惡夢。
 
 
 
我的惡夢,還沒有醒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5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愛

琉璃站在成衣廠涼爽的辦公室,等得有點不耐煩。她在心底暗暗的咒罵著,若不是看在過往合作愉快的份上,早該甩頭就走。

她拆開一包新的維珍妮,讓薄荷的香氣驅走部份不快。

等經理進來時,一整個煙灰缸都是維珍妮的屍體。

「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…詹小姐…」

琉璃只不耐煩的將微微上揚的鳳眼挑起,「打好的樣呢?」

經理一面抹著汗,一面將打好的外套呈上來。

該死,才四月天,居然熱得得開冷氣。偏偏打樣間只有台小小的抽風扇,啥屁用都管不著。偏生那個惹禍精居然一滴汗都不流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9) 人氣()

有一隻母獅,離群索居著。
 
她守在森林的入口,警惕著淺眠。
 
若是有人類來了,她會吼著將他們嚇跑。若是土狼來了,她會戰鬥到底。
 
她沒有假日,也不能在陽光下在草堆裡打滾,她也沒辦法安心的熟睡,因為會有敵人侵入她的領域。有時候是土狼,有時候是獵豹,有時候是她也不認識的怪獸。
 
有時候受傷,有時候生病,但是她不能夠離開自己的位置。她得警戒著,抓住每一個機會狩獵。當她獨力扳倒獵物以後,會先就著血淋淋的獵物吃上幾口,好讓她有點力氣拖回家去。
 
獅群只有很衰老的母獅和極小的獅子,她是唯一年輕力壯的母獅。
 
老母獅常常抱怨她已經先吃過了:「只有公獅子才會這麼自私,」老母獅咆哮著,「妳就跟妳爸爸一樣,外面吃飽了,剩下一點剩肉骨頭才留給我們。這可都是妳的孩子呀!」
 
疲倦的母獅沒有回答,她急著回到她的位置,守著,等著下一隻獵物出現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