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光與闇的邂逅 (1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【小囧配音版】
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【無字幕無配音版】

 
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2) 人氣()

關於馡.帖斯特

其實這是我另一部小說「蓮華王」的某重要配角的名字。

馡.帖斯特,別名狂花馡。她是個女武將,非常勇猛。有著冷冰冰的美貌,卻有著狂暴的戰意,敵國將兵看到她都會覺得恐懼,所以稱她為「狂花馡」。

但她又擅於撫琴,雅好詩詞,有非常纖細女性化的一面。

因為很喜歡這個名字和這個配角,所以在這裡套用了魔獸的設定,私自加上我自己的設定,誕生了這個溫柔的馡出來。

至於帖斯特府,其實有讀者知道了,就是「test」的音譯。這個看似惡搞的音譯,是為了紀念我當年混跡很久的椰林 test 版,不過這跟本文一點關係也沒有。

但為什麼會有這個故事呢?其實這是篇淡到有點無聊的小故事。只是我之前在練聖騎士,為了解飾品,花了幾天在那邊鬼混,天天在看繃帶人。看著看著,我就好奇起來,這些繃帶人有沒有性別之分?有沒有家庭?若沒有家庭,哪來的「王子」?若有,怎麼分性別?

其實繃帶人的個性很酷,行動也很有型。我不懂怎麼沒有這個種族可以選…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這部小說會出版,我可能是最震驚的。當編輯告知我已經和智凡迪談好了,我陷入嚴重渾渾噩噩的狀態。

我對魔獸世界非常迷戀,但我切入的點和其他人不盡相同。

對於這個龐大架構、充滿史詩感的網路遊戲,我被任務抓得緊緊的,在執行任務時不斷的有故事冒出來,以至於滿到不能再滿,不得不寫出來。

當初我是直接在 ptt 的魔獸版寫,寫的時候也沒什麼想法,只是很直接的想要將滿溢的故事說給同樣沈浸於此的朋友聽,所以我很開心的寫了又寫,即使是在瘋狂趕稿中也沒辦法停止。

在寫作的過程,甚至引起幾次 wow 版的暴動,我常在螢幕之前狂笑。但也因為版友的熱情,才有這本超過十三萬字的大部頭同人小說。在此我一定要感謝一下 ptt 的版友們,謝謝你們的熱情回應。

但我真的沒想到,這部純粹寫娛樂的遊戲之筆,居然要出版了。不僅僅是我,連幫我畫插畫的特莉亞都像是被雷打到。

(原本只是想出出同人誌就算了…為甚麼事情會變成這樣~)

但是最糟糕的是,這是我寫的魔獸小說中的一部分而已。囧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三)

將星耀帶回去以後,她大病一場。

日影急得要死,守在旅館幾乎不敢離開。不管星耀怎麼說,他就是固執的坐在床邊焦灼著。

星耀大半的時間都在昏睡,醒來的時候往往看到累垮的日影趴在她的床邊,眼睛底下有著濃重的黑眼圈。

當然啦,還流口水在她的床單上。

極為愛潔的星耀卻沒有厭惡,只是無助的望著天花板,說不出是什麼滋味。

等她病癒,整個瘦了一大圈。腰帶得扣到最裡面那環,不然衣服不能好好的穿在身上。

即使她能起床了,行動如常,日影還是寸步不離,亦步亦趨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9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十二)

紫羅蘭之眼的法師要求他們去蒐集鬼魂精華和測量地下水脈,原本是個簡單的任務。

他們都明白,這個任務本身沒有意義。這只是大法師給他們的測驗題,希望篩選能力不足的冒險者。即使他們沒有補職隨軍,不死族又是星耀的弱項,但憑著高超的生存能力,他們兩個還是輕鬆的測量了第一個水脈,蒐集了足夠的鬼魂精華。

第二個水脈,是一口井。他們屏息避開不遠處漂蕩的亡靈,拿起測量器的時候…

悄悄尾隨他們的不死賊現身,咧開有些腐爛的唇。他火速的衝向那群亡靈,跑向日影和星耀,然後在他們之前消失了蹤影。

失去目標的亡靈,立刻撲向這兩個人。

亡靈。星耀慘白了臉孔。這是她的弱項,對恐懼術免疫的不死生物一直都是她最弱的一環。她和日影兩個人沒辦法對付數量這麼龐大的亡靈大軍。

她立刻將靈魂石綁在日影身上,對他叫著,「你敢干涉我,我會恨你一輩子!聽到沒有?!你敢拋下我…」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一)

日影和星耀被會長叫去痛罵了一頓。

會長簡直氣壞了,無數投訴讓他焦頭爛額,酒館老闆差點帶人來拆了公會辦公室。賠錢倒還沒什麼,但公會名譽受到相當的損失。

(雖然投訴之後通常都是好奇這兩個人的關係…)

等他罵完,看著鐵青著臉孔,低下頭的星耀倔強的忍著淚,和那個鼻青臉腫,只穿一條內褲,屁股上還有隻地獄犬的聖騎,突然感到一陣陣無力。

「星耀!我知道妳通過最高等的術士考試,正式封頂了,但妳不該用這種方式通知我!難道妳的才華就是這樣傲慢的…」

「是我不對。」日影插嘴,一面使勁拔下屁股上的地獄犬,「是我喝醉了,纏著星耀決鬥,才波及酒館其他人。都是我不好,請處罰我。」

會長的眉毛可怕的攏聚,「聖騎士是不可以說謊的。」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十)

這是個很糟糕的開始。不管是對日影,還是對星耀,都是非常惡劣的。

日影站滿了一天一夜,已經問候遍了星耀的十八代祖先,順便問候魅魔的列祖列宗直到三十八代,等他終於被釋放的時候,他已經完全「鐵腿」,連彎曲膝蓋都會劇痛。

比上回好一點的是,榮譽堡的守護塔溫暖多了,不時有空襲的地獄火加溫,所以他沒有感冒,只是有一點熱衰竭。畢竟穿著全套盔甲悶烤,滋味不是很好受。

但他終究可以滿臉冷汗,僵硬如機器人般走下塔,沒有被損友們看到他的糗樣。

這該死的女人!他一定是腦筋打結才想要招募她!將來一定要讓她OT死個幾十遍才可以,這邪惡的巫婆!

不過,不管關係再怎麼惡劣,這兩個同樣非常重視然諾的人開始共同進行地下城的冒險任務了。不管再怎麼看不順眼,他們還是恰如其分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日影不得不承認,星耀的確是個控場專家,最普通的裝備卻擁有最兇殘的殺傷力。

在戰鬥中,她完全看不到那種易怒、暴躁的影子,她變得纖細而專注,在最兇暴的輸出中優雅的緊咬著他的仇恨,讓他更緊繃的提高自己的仇恨上限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九)

女孩子家這麼難唬弄,可見從來沒談過戀愛。經過戀愛洗禮的女生,每個都知道裝笨的藝術。男生也知道她裝笨,但就是爽,這是一種男生女生配的互動,這個硬邦邦的術士卻一點都不懂。

日影睇了她一眼,更加氣悶。她古板的比聖騎士導師還古板,她當初幹嘛去當什麼術士。

「…呃,我想招募一個小隊。」他搔搔頭,「一個固定執行任務的軍事五人小隊。」
「去。」星耀狐疑的看著他,這種事情跟我報備做什麼?
「我想招募妳。」

星耀冷漠的瞳孔出現了一絲迷惑。招募我?想想他們認識到現在,互動流程可說是非常不愉快。這個笨蛋聖騎是不是有被虐狂,還是想虐待她的冷靜?

「…我想我跟你不太對盤吧。」她冰冷的站起來,「我相信有脾氣更好、更合群又漂亮的術士等你招募,不論你的人格和智商有什麼問題,平心而論,你是個不錯的防騎。」

…這算褒還是貶?這很尷尬,日影不知道要不要動怒。抬頭看到她「偉大」的胸部,他決定還是算了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八)

坐在榮譽堡的塔頂看著天上的三個月亮,是星耀僅有的興趣之一。

地獄火半島非常荒涼,荒涼到悽愴的地步。她喜歡這種悲愴感。有些時候,連釣魚都不能讓她平靜的時候,她喜歡來到這兒,凝視著環繞深紫極光的的三個月亮,抱著膝蓋,聽著風聲淒涼的嗚鳴。

「嘖嘖,親愛的,妳為何神傷呀?」她嬌媚的魅魔欣賞著自己光潔的爪子,有意無意的說著。
「什麼神傷?」星耀冷冷的望她,「查萊泰,妳話越來越多。」

魅魔無視她的不悅,「小姑娘家何必活得這麼扭扭捏捏?我看那聖騎雖有個笨腦袋,倒有個可愛的身體…」

星耀將眼神轉向天際,語氣霜寒,「逼我吃了妳麼?」

魅魔不高興的咂嘴。她服侍人類已久,依舊厭惡被吸乾能量的感覺。跟其他術士不同,星耀算是個慈悲的主子。這種依舊懷有慈悲心的人類吃起來特別美味…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(七)

將魚簍從腦袋拔下來,大怒的日影東張西望,星耀已經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!真是的,好好一個姑娘家,當什麼術士呢?我是誇獎她欸!連誇獎她都給我蓋布袋…我是說蓋魚簍。果然跟惡魔混久了,心地也會變得陰沈…

他正氣悶,冷不防身後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,「…星耀也太暴躁了。」

日影狐疑的回頭,看到一身戎裝的會長大人居然出現在這個僻遠的小城,還遞了手帕給他。

會長大人不是正忙著劍刃的戰事?怎麼有閒情逸致來這兒啊?日影雖然莫名其妙,卻老實不客氣的接過雪白的手帕,胡亂的抹了一把臉,煤煙和污水讓手帕一片烏黑。

他搔搔頭,「會長大人,手帕我洗乾淨再還你。」

「一條手帕罷了,送你吧。」會長漫應著,堅毅冷酷的眼神露出一些若有所思,「星耀很少發脾氣的。」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4) 人氣()

(六)

她馬上將眼淚拭去,因為這太丟人了。

從來沒有將自己看成是「女人」,她向來只認為她是「術士」。她不但總是冷冷的,脫離兒童期之後就沒再掉過一滴淚。

流淚的是弱者。她既然選擇了活下去這條路,就絕對不能軟弱。

淡淡的,她向會長密語任務完成的消息。即使她極力壓抑,但會長還是感到一絲不對勁。

「還好吧?」
「還好。」

會長躊躇了一下,在劍刃山脈的戰事正緊,他走不開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(五)

或許你會問,防騎在面對複數以上的敵人最有優勢,為何會說日影的戰術非常爛?

其實戰術本身沒有問題,有問題的是…阿拉卡們精通群體恐懼術,而這些天真善良的牧師們還沒有學到高深的「防恐結界」。

於是,日影費盡苦心終於吸引住所有敵人的注意力,讓星耀安心攻擊,三牧師安心治療,但一發群體恐懼就讓他的苦心付諸東流。在這團混亂中,不管是牧師群驚恐到接近直覺的「心靈尖嘯」,或者是星耀不得不施展的「痛苦嚎叫」…

簡單說,當阿拉卡的群體恐懼術讓日影等的隊伍亂跑之後,等法術效果過去,此起彼落的少女尖叫聲也讓阿拉卡們嚇得亂跑。

在不分敵我都在跑步的情形之下,居然可以推進到鷹王的門口,不知道是聖光的庇佑,還是黑暗無形的保護。

眼看最後攻略目標就在眼前,星耀已經累得手都快舉不起來了。

不知道犧牲了多少虛空行者,她這輩子扔的腐蝕之種還不如這次軍事行動多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(四)

因為牧師群豌豆般的攻擊力,連日影都覺得有些看不過去。身為隊長的他要求姊妹花牧師一人心靈控制一個阿拉卡,被純潔美色誘惑的阿拉卡攻擊力比牧師高太多了,而且又當場削弱了敵人的勢力,看起來似乎是個好主意。

然而,這只是一切災難的開始而已。

小美是個勇敢的神戒牧。和她出過團的隊友對這個身先士卒,搶在主坦之前奮勇的神戒牧個個印象深刻。認識小美的人絕對不會讓她用心控來料理敵人,乃是因為有過切膚之痛。

但日影完全不知情。

剛開始,看起來一切順利。將阿拉卡法師洗腦得非常徹底的小美處理完集火的敵人,發現狀況已在我方掌握中,洋洋得意的讓她的僕從衝入另一群敵人的小隊中。

但她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牧師法術的「心靈控制」是有距離限制的。當脫離了這個有效距離…而阿拉卡是自尊心特別高的種族,又特別團結。

清醒過來的阿拉卡法師一整個惱羞成怒,呼喚了整個小隊的同胞,準備好好教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小姑娘…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(三)

塞斯克大廳,是奧齊頓中被自稱為塞斯克的原住民佔據的領域。

塞斯克原本是阿拉卡族分裂出來的一支,驍勇善戰,而且擁有極高的魔法天賦。

他們是這片土地的原住民,排外性很強。受到陰鬱城勢力方的委託,請求回收阿拉卡族的聖物,但公會一直沒時間去處理這屬於地方級的微小衝突。

大概是被委託到煩了,所以會長將這任務交給了這批新兵。

只是這個時候,星耀沒想到能夠「新兵」到這種程度。

她衝進去的時候,只覺得腦門一昏。兩個穿著長袍的女孩尖叫著讓那些長滿羽毛的阿拉卡追得東奔西跑。

「喂!放下那個叫做小美的姑娘!」日影對著小美身邊的阿拉卡大吼,「你媽已經讓我下鍋燉雞湯了,你們要不要一起到我的湯鍋裡全家團圓啊?」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(二)

星耀身處一個極度嚴格而精英的公會。這是一個組織嚴明,戰鬥企圖非常旺盛,在各地聲望俱隆的公會。

在大大小小的衝突與除魔之旅上,他們是連各勢力首領都另眼相待的團體。他們擁有最高超的戰鬥專家和嚴密的軍事首腦,人才濟濟。但有人就有江湖,而諸多能人的江湖,更暗潮洶湧。

避免與人接觸的星耀,在這樣明爭暗鬥的公會裡頭,顯得格格不入。事實上,她通過升級考試的速度不算快,也沒有什麼亮眼的表現。但會長卻對她青眼有加,甚至內定等她通過高等術士考試之後,就排定了她的戰鬥小隊和位置。這讓許多人交頭接耳,認為她是會長的親信,是靠關係擠進公會的。

然而,照星耀的個性,她是寧願不加入任何公會,當個流浪術士。之所以會留在這裡,是因為她貧困到幾乎交不出學費時,會長不但贊助了她所有的學費,甚至幫助她通過戰馬考試。

會長只要求她,她可以不合群,不與人接觸,不參加人數較少的地下城軍事行動。但在小隊編制兩隊以上的軍事行動,只要她通過高等術士考試,就不能夠拒絕。

而且,絕對不可以退公會。

星耀不輕易接受幫助,但若接受了,就會盡力償還。當初她渴望探求黑暗的神祕,所以接受了會長的學費和條件。因此,不管別人看待她的眼光是嘲笑還是忌妒、怨恨,她還是會視若無睹的待在公會裡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(一)

好不容易擺脫了他,星耀迅速的將爐石點更改到艾蘭里堡壘。

之所以願意忍耐暴風城的交通不便,乃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去探索外域這片新天地,空曠的暴風城成了享受孤寂的最佳場所。但既然有個令人無言兼暴怒的聖騎在此出沒,她不希望再碰到他第三次。

當她怒氣沖沖的向旅館老闆娘註冊爐石點的時候,老闆娘端詳著她。「術士星耀,我頭回兒看到妳有點人味。」

星耀冷淡的睇了她一眼。這年頭,多管閒事的人真多。「…當心戒了魔法的癮頭,成了爛酒鬼。」她尖酸的頂了一句,大步走出旅館。

應該不會再遇到吧?外域這麼廣大,她專接人煙稀少、最偏遠的任務。理論上應該不會再跟那個笨蛋聖騎有任何瓜葛才對。

但所謂人算不如天算。即使她如此厭惡、刻意的避開人群,她偶爾還是得去撒塔斯城的冒險者公會接任務、回任務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楔    子

她的身上出現了一道聖閃。但她並沒有湧起感激之意,反而有種淡淡的厭煩。

回頭望著那個拿著雙手劍,臉上有著淺淺刀疤,笑得一臉阿呆的聖騎士,她認命的停下腳步。從包包裡掏出一顆晶瑩的治療石。

整個晚上,這個礦坑就她和這個聖騎士在狩獵。每隔十分鐘,這個聖騎就跑來放補血量極低的聖光閃現,加上祝福。雖然他老是把力量祝福放在她身上,把智慧祝福放在虛空行者身上。

雖然她完全不需要這些恩惠,但她也不願意欠人什麼。

「…幹嘛?」陌生的聖騎瞪著她,「好好一個姑娘家當什麼術士呢?跟邪惡的力量打交代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。聽我的勸,找戶好人家嫁了,不要再搞這些惡魔啦、闇法啦…或者遵循聖光之道也比耍弄危險好…」
「你到底要不要治療石?」她忍不住打斷他長篇大論的說道,「你若不要,我就吃掉。」

聖騎飛快的從她掌心取走了那顆暱稱為「糖」的治療石。

她頹下肩膀,疲倦的再做了顆糖。靈魂凝聚的糖。看了看任務日誌,她的條件尚未達成。讓虛空行者自行吞噬黑暗,她繼續狩獵。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