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部  第五章 

「我說,吃飯時間為什麼要跟我們這群女生吃呢?」連續一個禮拜後,麗晴實在有點受不了了,「你以前不是都跟企劃課的人一起嗎?跟我們打好關係也沒用,出差單我是不會放水的。」

天威瞪了她一眼,「我說過是為了出差單嗎?」他沒好氣,把他想成什麼樣子了?「只是剛好同桌,我不能來?」

部屬們一起點頭,跟帥哥吃飯,當然食慾比較好。


「我告訴你,」麗晴推推眼鏡,「她們都死會了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他夾起一塊蘿蔔,「我又不是來追女生的。」

見鬼。淑真心底嘀咕,司馬昭之心,人盡皆知。她和其他人互望一眼,乖乖低頭吃飯。

我真的不是來追女生的……天威一再的跟自己強調。只是,他很好奇自己為什麼會對這個女人這麼掛心而已。

她不肯約會?反正公司裡多的是相處的機會,他可以弄清楚這種感覺是不是單純的好奇。

應該只是單純的好奇……他只是去檔案室找資料的時候,順便偷瞄了一下她以前的模樣……

一看之下,他呆掉了。

不是說麗晴是怎樣的天生麗質……他翻到以前的社刊,剛好看到十一年前的麗晴。

那時的她,真像是含苞待放的蓓蕾……隨著一年一年的過去,她越來越像是怒放的玫瑰,帶著火樣的熱情和豔麗,一點一點的侵蝕著人的心臟。

活色生香……他第一次真正的體會這樣的感覺。隔著陳舊的社刊,她實在美得太驚人了……那種美,像是要抓住最後一刻的豔麗,不甘願的噴灑出來,居然有點悲傷。

和現在的她比起來,就像是倒吊的乾燥玫瑰。他突然了解了哥哥和出納課那群女生的心情。

「麗晴?你怎麼會突然問起她?」哥哥忙得幾乎斷氣,接到這通電話萬分無奈,「回家講好不好?我正在水深火熱。」

「你不是要我追她?」天威說得有點心虛,「不給正確資料怎麼行?」

「我看你大概也不行了啦。」哥哥嘆了口長氣,「她一點動靜也沒有。唉,我忘了她的死倔脾氣,說了就不改口。可憐以前華麗氣氛的公司,現在一點生氣也沒有。我還以為她會豔麗過五十……原來世界上真的沒有不凋的花朵……只是她自己要枯萎,讓人分外不忍……好啦!不跟你扯了,你好好工作吧。之前的協議就取消,那個啥勞子玩偶回家給你。」喀的一聲,哥哥就掛斷電話。

他愣了一會兒,把電話放下。望著從社刊偷偷掃描印出來的麗晴,他有點失神。

「這不是麗晴嗎?」逸明一把搶過來,「天啊~好久沒看到她這樣子……」幾個同事擠過來,他臉紅過耳,「沒……沒有,找資料的時候不小心夾進來的……」

逸明狐疑的看他一眼,「是嗎?……天,真的好懷念!跟她一起每一天都好快樂……」

「是啊……」課裡其他男同事也跟著感慨起來,「真是完美的情人。」
「不管是個性還是外表。」
「工作能力一流,風情萬種也沒人可比……」

人人陷入緬懷的表情,天威表情怪異的看著這群癡迷的男人,「……該不會,該不會你們都跟麗晴交往過?」

「只要是美少年,她幾乎都交往過。」連課長也有?!課長低頭看看自己圓滾滾的小腹,「……只是男人凋零的這麼快。」
「總要成家立業呀。」
「她不肯嫁人,我也覺得這樣豔麗的女人嫁人太委屈。」

不會吧?一群大男人露出粉紅色戀愛的小心小花眼神?天威覺得雞皮疙瘩都爬起來了。

「麗晴?」淑真被天威逮到,怎麼,這小鬼真的迷上現在活像老小姐的麗晴?「我是她學姊,也一起在這公司待了十一年。」
「她真的……」天威不知道怎麼問,「她真的跟公司半數以上的男人……」
「交往過?」淑真嘆口氣,轉身去泡茶,「是呀。她一直都喜歡美少年,自從……咳。總之,好看的新進員工幾乎都跟她談過戀愛,有的時候還同時三四個交往。」搖搖頭,「要不然,你以為她惡女的名聲哪來的?」

「花癡。」天威有點不高興。
「喂,」淑真兇了,「什麼花癡?就算是,也不是你這種小鬼能批評的好不好?她對每個人都是真心的!跟她交往過的男人,有誰一句惡語批評她?你這連手都沒牽過的小鬼頭,憑什麼批評她?」
「就是說啊,」同樣在茶水間的小依也有點生氣,「你懂什麼?麗晴對大家都很好,雖然她總是這樣招蜂引蝶,但是,她不但不會踩著人家的頭,總是勉勵著我們欸!」
「不要跟這種沒經過洗禮的小鬼講啦。」阿葉沈著臉,「這種小鬼,什麼也不懂。」

這群女生居然氣氣的把他一個人丟下。

為什麼全公司的男人說到她,都是含笑的搖頭,卻總是露出溫柔的表情?為什麼她的部屬都這樣迴護一個不檢點的上司?

他實在不懂。

直到那天,出納課出錯了一張支票,幾乎毀了一件好幾千萬的生意,副總怒吼的聲音,連他們企劃課都聽到了。

「聽到沒有?!妳給我滾回去吃自己!」他大跳大叫,「連開張支票都會弄錯抬頭,金額錯誤,真是沒用的廢物、混蛋!」
「副總!」麗晴抱著痛哭的阿葉,「這張支票是我看過才蓋章的。有錯,也是我這主管的錯誤。我會一肩扛起來。請不要越級譴責我的部屬。」

她的臉帶著怒氣的紅暈,眼神炯炯的光,透過鏡片仍讓人心底一凜。

「妳能負什麼責任?」副總嗤之以鼻,「妳還不是靠著跟總經理的姦情才能在公司大搖大擺?」
「我,沈麗晴,」她蹦的一聲捶在門上,「從不靠跟任何男人睡的關係!」她拿下眼鏡,魄力十足的讓副總倒退好幾步,「任何懲罰我都會接受,但是不包括任何侮辱!」

副總喃喃的罵之不已,「妳看著好了!這件案子挽回不了,我要把妳們通通開除!」一面唸一面走遠。

麗晴重新戴上眼鏡,輕嘆了一口氣,「來吧,阿葉,哭什麼?想想要怎麼挽救。哭是沒有用的。來……眼淚先擦乾……」她把出納課的門關上。

企劃課課長搖搖頭,「欸,小陳,把王氏企業的案子調出來,看看能幫麗晴些什麼忙。」

「沒問題。」
「逸明,你跟王氏的關係不錯,去打探一下到底情形是怎樣。」
「我馬上打電話。」

看著整個企劃課忙成一團,天威愣住了,「我們不是還有案子要趕?」

逸明等電話講完了,才慢吞吞的回答他,「我們都欠過她人情。難道你沒受過她照顧?」他繼續翻電話簿,「再說,麗晴不知道擔待過多少新人的錯誤,不過打打電話算什麼?」

「你抗壓力不夠喔。」「門後可能會有惡龍,但是不正面面對,怎麼會贏呢?」在我不分青紅皂白痛罵過她以後,麗晴的確……

「我來幫忙。」他也坐下來開始看檔案。

那天忙到很晚,不知道交涉了多久,還是逸明將他趕回去,他才懷著不安回家。

忐忑著,他比平常早到。不知道事情怎麼樣了……雖然趕著企劃書,他還是掛念著出納課的紕漏。

「沒事了。」逸明不知道加班到多晚,臉上有著疲憊的鬍渣,「麗晴已經把事情擺平,我們幫她的也有限。不過就是準備些資料而已。」

他鬆了口氣,「……孫先生,要不要喝咖啡?」他遞了剛剛煮的咖啡。

「謝謝。」喝了一口,「聽說你到處打聽麗晴的事情?」
「呃……我……」
「麗晴啊……」他晃晃杯底的咖啡,「跟她交往實在很棒呢。每一天都很快樂。我最喜歡她看到自己的時候,臉都亮起來的樣子。跟她一起,連喝白開水都覺得好滋味,這世界在她眼中像是個大型遊樂場,真是……」笑了起來,「完美的情人就是這樣吧。連我告訴她,我交了正式的女朋友,她真的很替我高興,卻又哭得悉哩嘩啦,告訴我,她實在很捨不得……」

他的目光看著遙遠的那端,「……如果她願意只屬於我一個……不過,我這樣平凡的人,怎麼能夠讓她駐足?」苦澀的笑了一下,「麗晴適合眾星拱月,是整個美意的情人……不可能專屬誰。」

過去不可能專屬誰,現在呢?這些追求者認為她願意專屬誰了嗎?

「你知道嗎?她有個外號叫『慈航普渡』。有些得不到她的男人造來輕蔑她的。但是在我心目中,她的確是苦悶人生的觀音。」一口喝乾黑咖啡,「能不能再來一杯?」

他默默的倒了一杯給逸明。

***

「我臉上有什麼嗎?」麗晴抬起頭,看著不吃飯只顧發呆的天威說。
「沒有。」他大口大口的扒飯。

部屬們互相看看,悄悄的溜掉。

「麗晴。」他開口,「你不跟男人約會了嗎?」
「我的年紀到了。不該再玩戀愛遊戲。」她微微的笑笑。
「那,討論公事可不可以?」他鼓起勇氣,「我怕我和工作夥伴有盲點。妳能不能從消費者的角度,給我建議?」

原以為她會拒絕,沒想到她想了一會兒,「如果是公事,我沒有拒絕的理由。」

她的建議和見解犀利而有效,簡直讓他大吃一驚。

「……改成這個方式應該會更完美……」討論告一段落,「你覺得呢?」
「……妳這麼厲害,為什麼要待在出納課?」天威不解的問。
「要不然,我該待在哪?」她的笑容隱約,「這公司的課別我幾乎都待過了,再也沒什麼好玩。出納課很好……我們的窗景,可是全公司最棒的。」

就為這個理由?

「沒事的話,我要走了。」她站起來。喔……跟美少年這麼近卻不能調戲,真是一樁苦刑……雖然是這麼甜美的苦刑。

「麗晴!」天威叫住她,「……以後,我還能跟妳討論案子嗎?」他說不出這種戀戀不捨是為什麼。

欸?苦刑還要繼續嗎?她轉過身,看見天威緊張而企盼的眼神,到嘴的「不行」,居然變成了……「好吧。」

唉……我真是隻受虐狂的豬!她在心底吶喊著。

***

「很不錯喔!」討論了幾個月,麗晴對天威的戒心越來越小,看到越來越完美的企劃案,甚至會微笑著打他的膀子,「你會有前途的。」順便拋個媚眼。

看他呆掉的樣子,麗晴才在心裡大喊不妙,「呃……沒事的話,我要走了。」

「等一下!」

天威伸手撐在牆壁上,將她圍在臂彎中。這樣有侵略性的注視,簡直要融化她的決心……啊……我要冷靜……冷靜……我已經決心不跟任何美少年有瓜葛了。

但是……他的嘴唇,像是最柔嫩的玫瑰花瓣……美少年才有的青澀氣息…… 

匡的一聲,兩個人的眼鏡和鼻尖撞在一起慘叫。麗晴摀著鼻子,覺得鼻管熱熱的。

「……麗晴,妳要不要緊?」忍住痛,他緊張的搖著麗晴,「怎麼了?妳怎麼不說話?」
「……你聽過流鼻血的人說話嗎?現在你聽見了。」她嘆口氣,「幫我拿衛生紙。」

他慌張的拿了整捲的衛生紙來,麗晴尖叫,「不!不要試圖把那玩意兒塞進我鼻孔!給我就行了!拜託你用手帕沾溼讓我冷敷一下!你拿什麼?!那是抹布啊!」

天威鐵青著臉跑進跑出好幾趟,幫麗晴冷敷的手拼命發抖,「不要緊吧?麗晴?妳……妳流了這麼多血……要不要叫救護車?要不要?妳是什麼血型的?沒關係,我是O型,什麼血型都適合,我輸血給妳!」他驚恐的看著她前襟滿滿的血漬。

「拜託……沒人流鼻血死掉的。」她抓住天威正要撥電話的手,「你讓我頭仰起來,鼻根冷敷,很快就停了,你別跑來跑去,跑得我頭都疼了。」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他懊悔的要吐血。
「有什麼好……唉,這是你的初吻吧?第一次總是比較笨拙……」好不容易血不流了,她一想到剛剛的情景,忍不住哈哈大笑,止住的鼻血又流下來,「好好笑,剛剛……哈哈哈哈~」

「妳不怪我?」被她笑得發愣。
「有什麼好怪的?痛是很痛,不過,太好笑了。」她現在一定醜死了,兩管鼻血,鼻子紅通通的。轉頭看他發呆擔心的樣子,越看越可愛,等她自己驚覺的時候,已經在他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。

笨蛋!為什麼我又這麼做?

他整個人都驚住了,像是木乃伊一樣硬梆梆。

唉……沒經驗的美少年呀……

***

「是誰朝妳鼻子打了一拳?邵慧?董事長夫人?還是哪個男人求歡未遂?天啊!太狠了,妳的眼鏡都歪了!」淑真尖叫起來。

「喔,別這樣嚷嚷。」她包了幾塊冰塊冰著鼻樑,「放心啦,我已經報了仇了。不要緊張好不好?」那小鬼還在會議室當木乃伊吧?他前輩子是犀牛嗎?就這樣衝過來?

不過只是一個吻,為什麼就僵掉了呢?

真是……真是……真是笨得可愛!

「……還是別再見了吧。」她喃喃自語,「下次我可能控制不住了。」

淑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上回有個爭風吃醋的女同事小小害了她一下,結果麗晴讓那女人遠貶花蓮營業所數螞蟻。

不管是誰打了她一拳,淑真都真心的為她或他哀悼。

尤其她臉上那詭異的笑……

還是替那可憐人唸經超度比較快。

***

可惜,事與願違。天威的確對那天的事絕口不提,卻默默的跟在她背後回家。

「你跟著我幹嘛?」麗晴忍不住轉過身,「我沒事了。」
「我哪有跟著妳?」天威微撇頭,「我只是剛好同路。」

麗晴定定的看他一會兒,「你住永和,我住關渡,天南地北,哪裡會同路?」

「我……」他被堵得一時語塞,「……我捷運票餘額太多,想坐完不行啊?」

好爛的藉口……不過……真的是可愛到不行了!

「妳捏我臉頰幹嘛?」天威險些跳起來,無預警的被捏了一把,麗晴也愕愕的,「啊……我察覺到的時候,就捏下去了……我覺得皮膚好嫩好可愛就……」她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手,「啊啊~這樣下去不行啦!」

我不是下定決心不跟任何美少年有瓜葛了?我的決心算什麼?

她彈跳起來,從開始合攏的門口衝出去,吃驚的看著不乖的手,一面啪啪的打著。

「妳打手幹嘛?手會思考嗎?」天威抓住她。
「你下車幹嘛?」麗晴的手微微顫抖。
「我才要問妳下車幹嘛!這裡是北投欸!」

北投!溫泉旅館!可愛的美少年!溫柔纏綿的夜晚……

不行不行,我怎麼滿腦袋邪惡思想?

「我剛才不是故意要捏你的。」麗晴滿臉的正經,「我只是一下子控制不住,我發誓,以後再也不會了。」正好往南勢角的捷運進站,「好了,你的車來了,乖,快回家吧。」再不回家,被可怕的大姊姊吞吃了,可別拉著被角拭淚。

不由分說的將他塞進車廂裡,夕陽將她的臉照得亮晶晶的,眼中流露出愛憐和欣賞,讓她淡施脂粉的臉龐粉粉嫩嫩的,煥發出溫柔而明亮的笑容,框在車窗,像是一幅美麗的畫。

他突然了解逸明的意思。麗晴是因為自己,才會整個臉都亮起來。不知道為什麼,覺得有點開心,卻有點酸楚。

看著班車開走了。麗晴幽幽的嘆了口氣。

「這樣不行的。」
「為什麼?」她嚇得幾乎掉到月台下,以為天威又跑回來了。猛回頭,「喔……總經理。你怎麼沒開車?」
「送修。」他聳聳肩,早上整理好的頭髮,有些髮絲掛在額前,讓他平常嚴肅嚴峻的臉看起來年輕許多,「剛好看到你們倆走在一起像幅畫,順便跟了過來。」他扒了扒頭髮,「為什麼不行?我們美意永遠不凋的鮮花,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?」他笑著拿走平光眼鏡。

「總經理!眼鏡還我。」麗晴瞪他。
「下班了,叫我名字吧。」他把眼鏡收進西裝裡,挑釁的對她笑笑。

我才不上當呢。「書彥,不要胡鬧了。」

「車來了,」他拉住麗晴的臂膀,「走了。」
「你不住淡水吧?」她有點無可奈何,「我立志不當惡女了,可沒打算改向中年歐吉桑下手。」
「妳啊……我倆同年吧?」總經理憐愛的敲敲她的頭,「淡水?也不錯。夏天日落得晚,我們去看夕陽?」
「喂!我不是看夕陽的年紀啦~」

嘴巴抗議著,一觸及他懇求的眼光,又心軟了下來。唉……總經理也有少年的時光……

「……每天案牘勞形,我都快忘了夕陽有多美。」書彥微笑著,像是回到少年時。

漫步在淡水海邊,水裡的光影像是盛開的大理花,散發著黃金耀眼的光芒,和冉冉的夕陽相輝映,天邊環繞捲曲著五彩繽紛,或紫或紅,或藍或青,淡淡的白雲鑲滿了金邊,浪尖都染了金粉,碎裂裂的輕吻海岸。

她結好的髻被海風刮鬆,正想重挽,書彥又搶走了她的髮簪。

「總經理!」她慌忙按住被刮得亂飛的長髮,「快把髮簪還我!」
「不要。」他笑著把髮簪也收進西裝裡,「麗晴這樣好看多了。我也不喜歡死氣沈沈的妳。」

她發一聲喊,衝進他的懷裡,拉住他的領口,硬要從西裝內袋把髮簪和眼鏡掏出來,西裝內袋又深,她一下子摸不到,書彥讓她摸得笑個不停,等她拿到的時候,書彥已經停止笑了。

他的眼睛充滿溫柔的感傷,慢慢的閉上,她也自然而然的閉上眼睛,感受唇間輕輕的接觸。

金光閃爍的夕照,將他們的輕吻照成一幅剪影,在浪尖吻岸的淡水海邊。

「娶過三個老婆就是不一樣,」聽得書彥有點哭笑不得,「接吻的技巧、時機、地點,選得剛剛好。還能夠在感情洶湧當中自制,僅用輕吻作為接觸的第一步,不愧是有櫻唇調教師之稱的總經理呀!」
「妳這是誇獎還是挖苦?我怎麼覺得後者的成份比較濃?」他拉拉麗晴一頭亂飛的長髮。
「哪有!」她一本正經,「總經理,難道你對自己的技巧沒有自信?我真的是讚美你!」
「就算讚美我,我也不會幫妳加薪的。」他摟了摟麗晴。
「還不加薪?」麗晴把眼鏡戴上,「你們父子是怎麼搞的?我在公司做牛做馬十一年,四年前起我的薪水就死掉了!為什麼大家都可以加薪,就是我不能?虧我擔了這麼多年的虛名兒,就不知道我到底是你的情婦,還是董事長的情婦?好歹加一點嘛!」
「再加?再加你就比經理都高了!」看她把眼鏡戴起來,他嘆口氣鬆開她,「哪個人年資比妳久?之前的叔叔伯伯退休完了,現在妳是年資最久的了。」
「誰說的?」她很嚴肅的回答,「你和董事長都比我久。」

他忍不住哈哈大笑,豪爽的笑聲引得堤岸邊情侶們側目。看著她慧黠含笑的眼睛,「……麗晴,我該拿妳怎麼辦?」

「不加薪就不加薪,還有什麼怎麼辦?」她也坐了下來,怡然的享受漸濃的暮色和水底隱約的燈影。 
「妳知道我意思的。」他也坐在她旁邊,一起望著燈影,「我的確有事煩心。」
「我當然知道。老戲碼,我都看膩了。不過就是副總經理跑去跟你抱怨,想要裁掉出納課,併進財務課?」她拿起一塊扁平的石頭,往著海面打水漂兒,石頭輕彈兩下就墜入蕩漾的光影裡。「真正該裁的是出納課嗎?財務課到現在做對了什麼?連貸款規劃都是我在做的,他們作作帳就不可一世,我能比照辦理嗎?」

「妳知道我一向支持妳。」

她溫柔的靠在書彥的肩膀上,「除了加薪以外。」書彥被她逗笑了。

半晌,她說:「書彥,家族企業問題叢生。」

「我明白。」他掏出煙,黑暗中一點火光,「但是,一個是堂哥,一個是表姊。董事長顧及舊情,再說,他們也不真的是無能之輩……」
「如果真的是無能之輩,倒也好了。」她的眼光在黑暗中分外明亮,
「只要找能力強忠心的副手就行了。偏偏他們什麼都要一把抓,硬要做出成績來。副總經理喜歡爭功諉過,財務課長也只喜歡浮誇不實的提出莫名其妙的裁員或節約方案。這都不是一個公司正常運作的態度。再加上人事部浮濫人事……反而讓有發展的員工被推擠出去。劣幣驅逐良幣,書彥,你不明白?公司最重要的資產:人,就這樣虛耗掉了。」
「如果我說我都明白,一定……」麗晴已經輕輕的在他手臂打了一下,「一定會被妳打。」
「你可以打回來。」她拉著書彥的手,輕輕的在自己頰上拍打。
「我捨不得。喂,不要打我的『情婦』。」他在麗晴柔軟的掌心一吻,「這些我看在眼裡,不是不清楚。妳的話我都聽進去了,我需要一些八面玲瓏的助手來對付這幾隻自以為是的老狐狸。跟妳催了幾次,妳怎麼不給我名單?還有,我讓妳刁一刁內部的交際費,妳動手沒?」
「老是讓我作壞人。」她嘟起嘴,「我敢說不嗎?早動手了。至於名單,我覺得有幾個人可以用……」

他們半打情罵俏半正經的討論公事,旁邊的情侶都看呆了。

年輕女孩突然一把扭住男孩的耳朵,「原來公事是這麼談的?說!上次你說跟女主管討論公事,是不是這樣子?你若不說實話,我今天不會放你甘休的!」

男孩一面喊痛,一面求饒,「沒這回事啦~痛痛痛痛……」

「還不說實話?!」
「冤枉啊~」

剛從熱烈討論中驚醒過來,看著那對邊打邊罵越逃越遠的年輕情侶,這對中年情侶(?)還不知道自己是罪魁禍首。

「年輕真好。」麗晴媚然一笑,「我也想拉男人的耳朵。」
「我的耳朵讓妳拉,」總經理含情脈脈,「不過輕點,不要留下指甲印。」
「人家捨不得。」麗晴輕輕揉揉他的耳朵,吹了口氣,「……對了,天華讓他升上來吧,他幾件大案子的決斷力很不錯。還有企劃課課長夠圓滑狡詐,滿適合對付老狐狸的。空出來的位置麼……」她摸摸書彥的臉龐,「逸明很適合。」

「都是帥哥。」書彥摟著她的腰,「我有點兒吃醋。」
「你就注意到帥哥。」她微瞋,「人家的名單那麼長,你就注意到帥的。當然,我也不諱言,外貌真的滿重要的。男人不比女人,女人還可以靠化妝變身,男人全靠天生麗質和氣勢。你看雷琦,她也不是什麼天然美人,人家下了多少苦心和努力,現在可是業務的第一把交椅!外貌,加上聰明靈巧的頭腦,圓滑的處事態度,到哪裡都能出頭天的。我又不是只對帥哥有反應,聰明人我才會特別照顧。」她笑意更深,「總經理也是帥哥呀!雖然已經是老帥哥了。」

「我跟妳同年!」又好氣又好笑,「……不要那種無聊的堅持了,麗晴。就算在公司裡,我也想看到妳現在的笑容呀。我是真心喜愛妳的……」摩挲著她的長髮,「妳是全美意的情人。」

「我是我自己的,不是美意的。」她站起來,跟旁邊的小販買了一包仙女棒。
「……書彥……我不想再當什麼大眾情人了。我開始覺得累……」她注視著仙女棒燦然的火光,「不停的給別人關懷,換來一時的溫柔……我並不是對以往有什麼悔恨,我也很享受這些孩子美麗的容顏和稚氣的熱情……」眼底的火光卻有點悽楚,「但是我老了。我希望我自己的美貌由自己來終結,我的傳說我自己扼殺。而不是……」

她又點亮了一根仙女棒,「而不是我非常喜歡的孩子們,主動背向我。我不想親耳聽到他們的輕蔑,我不想。」

她的背影,看起來這樣蕭索。

「那,就當我一個人的情人吧。」書彥從背後抱住她,一起看著燦爛短暫的火光。
「那,你要拿剛訂婚的蕭家千金怎麼辦?」她笑笑的把仙女棒丟進水裡,「下個月又要當新郎的人了,馬上收個情婦?」她做了個鬼臉,「再說,我這麼兇的人,不適合當情婦。」轉身抱住他的手臂,「我餓了。我要吃魚丸和阿給!還有冰淇淋和魚酥喔!」
「我是……」書彥想說下去,看到她祈求的眼光,又把後面的話吞下去。「好吧,只要妳想吃,什麼都可以。」

只要妳要的話,我可以什麼都給妳。我是真心的。

望著她粲然的笑容,他在心底默默的說。 
 
創作者介紹

雅書堂.蝴蝶二館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4)

發表留言
  • 不快逆流
  • 頭香萬歲~>///<
    超~好看的啦!
    第一次得頭香
  • 瑤子
  • 先搶再說
    &
    然後呢???
  • ㄎㄎ
  • 第三
  • b
  • !?

    no.4
  • 白色楓葉
  • 討論公事的方法非常特殊呢!!
  • 阿玥
  • 我想要頭香0..0

    都拿不到
    不過有沙發作其實也不錯
  • 財旺
  • 男人喔....

    呵呵!其實我也一樣...
  • 銀子
  • 第8?

    好好奇跟天威的發展喔
  • CH
  • 第9喔=]
  • 冰霜
  • 第10名哩
    跌大
    再禁咒師7出來時可不可以先預告
    不然都要等很久捏
  • 泡
  • *

    蝶大的行事曆
    貼文都慢了 XDDD
    害人家好期待說


    回樓上的
    我在博客來看到 禁咒師7 好像是1/24要開始賣
  • 淚
  • 阿哈哈,...天威跟麗晴阿...(瞄)不告訴您......(阿!被打)。

    看書跟上網的fu就是不一樣阿...><~
  • lina
  • 11樓的

    真的假的
    1/24號嗎?
    嘿嘿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