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 第二章

沒有人應門。她試了試,發現門沒有鎖,逕自開了門進去。

采薇背著她坐在地毯上,長髮蜿蜒於地,戴著耳機,正專注的縫著娃娃的衣服。

好像幾十年的光陰於她無關一般,這樣的情景,又回到無憂無慮的童年。溫柔有耐性的小小采薇,總是幫粗笨不耐煩的麗晴慕南,細心的縫過一件又一件的娃娃衣裳。

向前踏了一步,洶湧的酸楚衝向鼻根,淚盈於睫,許許多多的往事在腦海裡飛馳。


若說慕南是她生來相剋的業障,采薇就是上蒼給予的補償。

從小就相鄰而居,小學到大學都是同班同學。她們這三人組若不是有溫柔的采薇,她和慕南早自相殘殺到老死不相往來了。

第一天見到她的時候,正是九月開學的薰風裡。互相看不順眼的兩個人正準備大打出手,剛好洋娃娃似的采薇走了進來。

本來只能遠遠看著的小公主,突然走進教室變成她的同學。

「妳……」她笑靨如初綻春花,「妳是沈麗晴還是周慕南呀?」她又看看慕南,笑靨更深,「妳們好像,我都快分不出誰是誰。」

熱鬥的氣氛馬上冷卻下來,就像是女騎士遇到了公主,有了保護公主的天職,再討厭對方,也容忍的一起上學,一起上課。

一個溫婉的,柔情似水的美麗公主。看著她美麗笑靨和烏黑濃密的長髮,心裡就充滿了幸福。

她們那時候多愛她的頭髮呀~總是搶著梳理。她也總是好脾氣的任她們擺佈。國中的時候,陪她去理髮院剪掉時,捧著頭髮哭的不是采薇,是這兩個忠心的傻瓜。

越長大,她和慕南相貌越相異,兩個人的分歧也越來越大。麗晴國小六年級就會為了「護唇膏」有沒有顏色跟訓導主任爭辯,同樣是百褶裙,她偏偏要比別人短,也開始接受小學弟一起吃冰淇淋看電影的約會。她像是早熟的玫瑰,很小就吐露芬芳,天真帶著嫵媚,跟異性,尤其比她小的異性處得極好。

慕南卻有著正常少女的異性厭惡。她立志要在學業上爭取最好的成績,也不願任何「骯髒」的男生靠近,專注的結果是小小年紀就戴上眼鏡,清秀的臉總是一派冷傲。對麗晴的「花痴」,她完完全全的不屑,不過這個好玩的花痴女生,功課竟然和努力如斯的自己差不多,令她相當生氣。麗晴也討厭她的敵意,白天若無其事,晚上回家也用功到吐血。

若不是有采薇的安撫和緩衝,她們早殺了起來。

為什麼會這樣呢?溫柔美麗又心慈的采薇……大學時就和她的王子一見鍾情,堅貞了四年,又結婚出國唸書……不是很幸福嗎?為什麼……

「采薇。」她輕輕喚著。

先是愣了一下,她緩緩的轉過頭……

沒變。一點都沒變。就像是采薇的歲月凝固在分離的二十一歲,而她和慕南……都已經老了。

「麗晴!」她將手裡的東西一丟,撲進她的懷裡,「我好想妳啊~」

驚覺她的眼淚,「麗晴,不要哭,」柔軟的小手輕輕拭著她的眼淚,「我也好高興……但是……高興的時候不能哭……」她哽咽起來。

「妳幹嘛把她弄哭啊!」慕南不開心的瞪麗晴一眼,「哭很傷身的!來,采薇,不要理這個又哭又笑的瘋子,我泡了紅茶,一起吃蛋糕吧。」

「妳眼睛怎麼長的?」麗晴沒好氣,「是我在哭!」

慕南把頭一別,「呿,妳哭不哭關我什麼事情?小心哭糊了眼線,黑漆漆的眼淚滿可怕的。」

「我沒化彩妝。」麗晴倒豎起眉毛,「妳才要擔心別讓瞳孔流出來!」
「我才不像妳這麼沒用,只會哭哭哭。」
「那是誰失戀的時候倒在床上哭了三天,哭成一個人型衛生紙?」
「拜託,那是年紀小不懂事!」
「二十一歲已經過了能投票的年紀了,還好意思說小?」

慕南一跳,多少新仇舊恨一起湧上來,「要不是妳搶走了我的書彥,我會那麼傷心嗎?」

「是我的書彥!」麗晴微笑的轉頭,「他愛的是我呢。」
「要不是妳無恥的用大胸脯勾引他,他本來比較喜歡我的!」
「誰會喜歡老處女?」麗晴對她做了個鬼臉。
「妳……」「妳……」兩個人互相怒視,靜電啪拉拉的火花四濺。
「太好了。」采薇笑著,「妳們感情還是這麼好。」

誰跟這傢伙感情好?互瞪了一眼,又別過頭去。

「真有趣。」采薇掩著嘴,「好像回到以前呢……十幾年的時光像是不存在。」淡淡的感傷著,「只不過現在的慕南像是以前的麗晴,現在的麗晴像以前的慕南。」
「我才不會像她!」兩個人異口同聲。
「不像不像,」她好脾氣的安撫,「來喝紅茶。慕南的紅茶泡得很棒。啊……好好吃的黑森林。」她美麗的臉一派滿足,「真好吃。」
「蛋糕是我買的。」這樣的笑容真叫人喜歡,「妳喜歡我下次再買。他們的草莓慕斯也很好吃喔。」
「邀功。」慕南嘀咕著。
「呿,泡紅茶了不起?」真奇怪,她跟誰都處得好,就是跟這女人像是好幾世的冤讎。

抬頭細看,和客廳截然不同。溫暖的小房間,低矮的傢具,到處都是洋娃娃。工作桌上還丟著做到一半的娃娃。若是在別人的家裡出現,一定會讓人毛骨悚然……但是在采薇的房間,氣氛卻和煦的宛如一屋子的小朋友。

細看娃娃身上的衣服,這樣柔和的配色,精緻的手工……「都是采薇做的吧?」

「嗯。」她不好意思的紅了臉,「娃娃也是我做的。」她愛憐的摸著未完成的娃娃,「衣服、配件,娃娃本身。這屋子都是我的作品。我……我不像麗晴和慕南這麼堅強努力,只會在家裡做娃娃。」有點羞愧的低下頭,「……這份工作不用出門,所以……」

「拜託,妳胡扯什麼?」慕南瞪了她,「妳別聽她胡說。她現在可是美其兒玩具公司的特約娃娃設計師呢!她手工縫製的衣服和親手做的第一具始祖娃娃在市場上飆到天價!這房子的錢,她也出了一半呢!」

「我相信,我也明白。」麗晴輕撫著微笑著的娃娃,「……連我都可以感受到製作者抱著怎樣的心情做這些娃娃的。」她抬頭,微笑裡卻有點悽楚,「……采薇,妳最想做的,還是『媽媽』吧?」

采薇愣住了,嘴唇顫抖著。晶瑩的眼淚落了下來。

「妳哪壺不開提哪壺?」慕南氣得給她一個肘拐。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麗晴低頭認錯。
「不要說對不起。我很高興。」她揩揩眼淚,「其實,慕南也知道,只是她捨不得說。」微微一笑,「我沒事啦。我從小就想當新娘,當媽媽,有個幸福的家庭。只是有時候,願望越小,越不容易實現。」
「實現啦。」麗晴摟摟她,「妳有一屋子娃娃小孩,還有討厭的慕南陪妳。」
「『討厭的』用不著加上去。」慕南皺眉,「對啊,我會陪妳的。怕什麼?我們也是一個家呀。」
「不要胡說。」采薇拉拉她的手,「妳總要嫁人的。」
「為什麼?」慕南聳聳肩,「嫁人有什麼好?男人有什麼功用?」

幾個女生開始思考。她們的收入都已經比許多男人高了。

「提供精子。」「提供樂趣。」

又沈思了一會兒,「然後呢?不嫁人也可以有這些功能呀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采薇開口,慕南阻止她,「哎呀,這種事情,未來再煩吧。目前我看不出結婚的好處。」 

「是不是因為我的婚姻……」采薇說出她放在心底許久卻說不出口的擔憂。
「不是。」慕南很乾脆。「我又沒看到婚姻有好結果的。」
「……采薇,妳為什麼會在拉斯維加斯?」麗晴下意識的擋了慕南的肘拐。
「哈哈……」她就知道逃不過麗晴的追問,慕南太寵她,所以什麼都不問,「因為,離婚的打擊有點大,我又被限期離開……渾渾噩噩的搭了好久的公車,等我發現的時候,已經到拉斯維加斯了。」她笑了笑,「拉斯維加斯的旅館很不錯,有些賭場還有免費餐點喔!我身上的錢又不多……」她的笑慢慢模糊起來,「……又不敢回家。我不是要絕食啦,只是一下子想不起來要吃。我不知道昏迷的時候,旅館會打電話給慕南……讓妳擔心,對不起。」

「為了一個王八蛋這樣,妳不覺得很不值得嗎?」雖然早就推測到,慕南還是心疼又生氣,「妳叫我……叫我們怎麼受得了?」

麗晴只是嘆息了一聲。「過去了。」她一笑,牽起采薇和慕南的手,「歡迎回來!來,乾杯!」

「誰會用紅茶乾杯!」

***

送麗晴回去的時候,慕南一路沈著臉。

「妳……」麗晴想打破尷尬的沈默,她兇巴巴的大喊,「閉嘴!」
「我才說一個字!」麗晴也上火了。
「妳要說的話這幾年我聽多啦!」她猛催油門,「怎麼,喜歡跟自己朋友一起就是同性戀?為什麼對另外一個女生好就一定要是那種關係呢!?我就是不想結婚,就是喜歡和采薇住在一起呀!為什麼不可以?我喜歡照顧她有什麼關係?妳也跟著胡說八道的話,乾脆把妳載到山區棄屍算了!」
「我又不是要說這個!」麗晴吼起來,「我只是告訴妳,妳錯過交流道了!」
「唧」的尖銳煞車聲,麗晴差點讓安全帶勒死了。

慕南愣了一會兒,慢慢把車開到路肩停下。沈默了很久,她開口,「我真的很喜歡采薇,但不是那種喜歡。我喜歡和男人擁抱,卻不想和他們一起生活。我不想對采薇怎樣,卻喜歡跟她一起生活。」眼淚緩緩的蜿蜒在頰上,「……為什麼這樣不行呢?為什麼大家要說得那麼難聽?」

麗晴把手帕遞過去,「……妳就為這原因回來啊?」

她沒有說話,只是擦著眼淚。

「真沒辦法。別人爛嘴巴,妳也跟著流膿。膿包!」麗晴把頭轉一邊,「妳呀!有志氣一點。跟我吵架氣衝斗牛,別人說兩句就流膿?虧我把妳當可敬的敵人那麼多年!真是浪費我的敬意!」
「妳說啥?!」慕南握拳幾乎將手帕擰出汁來,「我要不是怕采薇受傷,我才不怕別人說什麼!?」
「妳不會告訴別人,妳是采薇異父異母的姊妹嗎?笨蛋!」

異父異母?慕南抱著腦袋,好不容易搞清楚,「……這是詐欺吧?」

「好,那妳告訴我,看到妳就火大,是什麼牽絆我們這麼多年?吭?除了血緣關係,還有比這更暴力的牽絆嗎?」

被她激得語塞,兩個人像是鬥雞一樣互相怒視。不知道是誰開始的,不知不覺大笑了起來。

「真是令人厭惡的關係。」
「呸,我才想結束這種孽緣呢!」
「妳這個……」
「妳才是……」

兩個人的爭吵,熱鬧了冷清的快速道路。

***

「我先嚴重警告妳們,」還沒進門,就聽到淑真激動的聲音,「就算天崩地裂,也絕對不能告訴老闆這條八卦,知道嗎?」
「不能告訴我什麼?」麗晴閒閒的問,一大群女人通通跳起來,張大了嘴,驚駭莫名的看著她。
「說呀,什麼事情不能告訴我?」個個臉色慘白,面面相覷。
「嗯?」這麼一聲,就有人驚得一顫。
「老……老闆……」小依結結巴巴的問,「那個……那個周經理……有人說她是同性戀,還……還跟愛人同居……」

紐約的八卦一路直傳台北的速度還真快啊。「哪有那回事?」她悠閒的打開電腦,「她跟妹妹住在一起有什麼不對?」

「鍾采薇是她妹妹?!」淑真驚愕的問。

「哎唷,上一代的事情,我們晚輩怎麼好去傳?」麗晴連頭都不抬,「總之,這當中有很多緣故,一時也說不清。那個笨蛋女人就會隱忍著,就怕人家知道。我們三個其實……其實……」她掩了掩口,「算了。我這個做姊姊的,也不能多說。都是長輩,我能說什麼?」

該不會……連老闆都……

錯綜複雜的上代愛恨情仇!互相友愛感情至深的異性姊妹!同時愛上一個男人,還是無法泯滅這種親情的束縛……

「難怪妳們怎麼吵都吵不散……」淑真熱淚盈眶,「真是……真是苦了妳們……」

看她們捱不住的出去傳八卦,麗晴在螢幕後面偷偷露出笑容。

我可什麼也沒說。

不到一天,等傳回她的耳朵裡的時候,已經是一整部感人熱淚,愛情家庭倫理大悲劇,其耳光戲與床戲,可比花系列。

慕南一點也不感激她,反而一把揪住她的胸口,「我是妳妹妹?妳看到鬼了?」

「我什麼也沒說。」掙扎著,兩個人角力到最後,「妳很煩欸!這樣流言不就停止了?」

被壓在牆上的慕南大喊大叫,「我寧可被人誤認為同性戀,也不想跟妳當啥勞子的姊妹!」被慕南推得重心不穩,麗晴一傢伙撞在她嘴唇上。

「呸呸呸,好噁心啊~」慕南尖叫的聲音倏然停止,幾個同時來洗手間的女同事張大了嘴。

麗晴強吻「妹妹」的消息不逕而走,等回傳到出納的時候,已經從花系列變成台灣阿誠了。

「妳……」淑真有點無法接受這麼勁爆的八卦,「妳……妳真的不再接受男人,是因為妳發現愛的是女人?」

麗晴垮下肩膀,無力的瞪這個老部屬兼學姊。

「我不要啦~」小依哇的哭了起來,手裡的袋子掉在地上,「我不相信啦~我不相信老闆是這樣的,不可能啦~嗚嗚~」

她袋子裡滾出防狼噴霧器、電擊棒、哨子和警報器。

「這……」
「我男朋友給我的……」小依越想越生氣,「我崇拜的老闆不是這樣的啦~嗚嗚~」

老天,這些人不工作只拼命傳八卦?

「別哭了,想哭的是我吧?」

連吃飯都不得安寧,總經理滿臉壞笑的走過來,「難怪妳拒絕我的求婚呢!原來……妳放心,無論妳的性取向怎樣,我都會默默等候妳的。」

員工餐廳每個人都屏息以待。

麗晴橫了左右一眼,笑盈盈的拿下眼鏡,一把拽住總經理的領帶,在餐廳火辣辣的吻了起來。

有人手裡的碗匡噹的掉下來,還有人灑了湯,失了筷子掉了湯匙。鴉雀無聲中,人人張大了嘴。

這下子,沒人敢說我是同性戀了吧?

「老闆,不好了!」阿葉涕淚縱橫的衝進來,「現在大家都說老闆是雙性戀兼亂倫癖啦~還說我們出納全是妳的……妳的……哇~我不要啦~」

麗晴差點溜到桌子底下。翻翻白眼,無奈的嘆口氣。
 
 
創作者介紹

雅書堂.蝴蝶二館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5)

發表留言
  • mst
  • 沙發~

    YA~~終於搶到沙發了 ^^
  • 冰霜
  • 吼...每次都第2= =
    +油喔蝶蝶
  • 冰霜
  • 亂輪癖?
    雙性戀?
    .....暴笑阿
  • 思維
  • 我大笑了 XDXDXDDDDDD
  • 威
  • 這好笑XDD
  • 翔
  • 吃東西會被嗆到..........
    好..好..好....
    好扯的傳言啊@@(噴)
  • lokikira7965
  • ㄆㄆ...
    這章是在告訴我們謠言可畏嗎...?!
  • 不快逆流
  • 「老闆,不好了!」阿葉涕淚縱橫的衝進來,「現在大家都說老闆是雙性戀兼亂倫癖啦~還說我們出納全是妳的……妳的……哇~我不要啦~」

    這個夠嗆喔!
  • 閒
  • 笑翻了!!

    肚子好痛...救人喔。
  • 翔
  • 「老闆,不好了!」阿葉涕淚縱橫的衝進來,「現在大家都說老闆是雙性戀兼亂倫癖啦~還說我們出納全是妳的……妳的……哇~我不要啦~」

    這句的超好笑= =
  • sunlight71
  • 這個真的讓人覺得好笑到爆耶!
  • 小光
  • 您真的很厲害
    我最喜歡像這種充滿感情的書惹ˇ
    請繼續加油!!
  • 殘刁
  • 不是書評的書評

    11樓的娃娃很可愛
    也很可怕
  • Ellen
  • 我覺得難生最大的功能是提供擁抱~《笑
  • poorocker
  • 沒力了

    好爆笑, 笑到沒力了

    :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