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- 哀傷

發現有不速之客闖入電腦,自行造了個檔案夾,舒祈只覺得納悶,卻不像得慕那麼緊張。

不顧得慕的勸阻,也不自行刪掉檔案夾,悄悄地進入了那個沒有防備的世界。

潔淨的泉水流動,檔案夾裡的世界小得只有一個操場大。

環繞著熱帶明亮的蕨類植物,時光停留在清晨,浮著氤氳的霧氣,低低的,聽得到心碎的哭聲。

壓抑著,掩著口,連心都揉碎的聲音。

順著水源找去,水色長髮和泉水溶成一色,她仰著頭,水袖掩住口,淚水潸潸而下,匯聚成泉水,潺潺著。

這泉水原是這樣來的。

看見來人,她的眼淚並沒有停止,仍然緩緩地溢出來,沒有血色的臉龐,透明得像是隨時會消失。

「妳,是誰?」舒祈蹲低了身子,輕輕地扶著她的臉。

她只是哭著,卻沒有回答。

「又怎麼來這裡呢?」

她還是哭著,仍然沒有回答。

一個不會說話的,美麗的幽靈。

「靈魂不會有這種先天的殘障。」舒祈回答著,「她不能說話應該是她的問題。」
「封印嗎?」得慕有些疑惑。魔法這類的外道不是她的專長,初次看到能夠和舒祈的能力比肩的人,不免有些敬畏。

舒祈搖搖頭,仔細地檢查了自己的電腦,發現她能自行創造的檔案夾,正是舒祈分享出去,專門拿來放資料的硬碟。

嗯,這能解釋她能自行開創檔案夾的問題,卻不能解釋她的無法言語。

不過,既然她一直柔弱地哭泣著無害於人,偶爾舒祈會去探望她,也就沒打算將她驅逐或消失。

慣了舒祈的陪伴,她會將蒼白清秀的臉,靠在舒祈的胸前,無聲地哭泣。

居民們習慣了她的存在,有時會去遠遠地看著她。

她的哭聲那麼的哀傷淒絕,濃重的感染著探望者,聽到的人都不禁跟著落淚,哭過之後,心裡的鬱悶就能一碧如初洗的長空。

「妳的身體應該還活著。」舒祈疑惑地撫著水色長髮,「妳不關心妳的身體、妳的家人嗎?」

她只是掩著口,用無助的眼睛看著舒祈,哭著。

這是妳的選擇,「妳知道嗎?居民們都說,這是『憂傷精靈的別館』。」舒祈輕輕抱了抱她,「妳的名字,就叫作憂傷嗎?」

她還是哭著,緘默。

舒祈聽著她哀然的哭聲,也只是默默。

能夠想哭就盡情的哭,也算是種幸福的任性吧?有時被客戶氣得要破窗而出,或是接到母親冷嘲熱諷的電話時,舒祈會這樣想著。

若不是意外瞥到電視螢幕,她也不會多事地破壞憂傷的寧靜。

出去了一整天,得慕迎上來,「怎麼不說一聲?找不到妳!」跟在她背後嘀嘀咕咕一堆世界裡的瑣事。

揮揮手,「我不關心。」心事重重地閉上眼睛,順著睡眠進入了檔案夾。

「這是妳的電腦耶!」得慕不滿地叫著。

舒祈沒有理她,進入了哀傷的別館,她還是閉著眼睛哭著。

「這樣哭著……就好嗎?」舒祈半跪在岸上,「袖玉?」

她張大了眼睛,望著舒祈。

「妳的母親哀傷,妳的孩子們也哀傷。妳的丈夫或許不哀傷,不過,我想,妳早就不介意他哀不哀傷了。」頓了頓,「或許,妳會比較在意另一個男人的哀傷。是的,那個男人—或許說,妳的情人,非常痛苦地哀傷著。」

清澈水色的瞳孔漸漸滲出一點點豔紅,「他沒忘了我?」才開口,大口的鮮血吐了出來,有些濺到舒祈的臉龐。

舒祈的神情是悲憫的,「是的,妳昏迷的這兩個月,他沒忘了妳。」

「孩子們呢?」袖玉軟弱地問著,又吐出血來。
「孩子?正在妳的母親那裡受照顧。但,妳還關心他們嗎?」

瞳孔充滿了血色,像是盈盈的葡萄酒,滿溢出兩行珠淚,「不,其實……我……自從我愛上了他以後……我就沒辦法再像以前一樣那麼愛他們了。」

她無助地坐在泉水中,看著清澈的水快速地被染紅,「不,我對他們根本沒有感覺了,這樣的我……好可怕!好骯髒!我不配當一個母親!」眼淚和吐血沒辦法停止。

靈魂不會吐血和流血淚的。妳流的每一點豔紅,都是妳的精魄……

為了免於崩潰,這才不開口說話的吧?

抱住滿身血污的袖玉,舒祈良久不言語。

「回到妳的身體去吧!」她輕輕地說,「袖玉,回去吧!妳有能力在這裡開檔案夾,也有能力回到身體裡。」

她哭著搖頭,「讓我消失好了,舒祈,求求妳,我不知道怎樣才能消失,我好痛苦,既無法愛自己的孩子,又不能夠不愛那個人,我該怎麼辦哪?不敢承認,也不敢不承認,我不會……不會處理呀!」

「消失很容易,」舒祈喃喃地說,「就因為很容易,所以,為什麼不去確定看看?」

死是很輕易的事情,但是活下去……為什麼不試試看?

為什麼不?她慢慢地閉上眼睛,眼淚奔流得更急,線條慢慢地模糊、消失。

許久,得慕說:「我以為母親愛子女是天性。」

舒祈沉默了一下子,笑笑:「為什麼?」

換得慕沉默了。

若不是創世植物人的鏡頭在新聞上一閃而逝,說不定,她可以不斷地憂傷下去,直到每個人都遺忘了她。

* * *

舒祈幾乎忘掉她的時候,意外地,被她叫住。

她應該不記得檔案夾的一切才對,但是袖玉叫住了她,略顯憂愁地向她道謝。

「我離婚了。小孩子歸我。」清秀的臉龐有點憔悴,「現在在母親那裡教養。」
「沒住一起?」舒祈有點可憐那兩個孩子,「再婚了嗎?」
「沒住在一起。」她不太好意思地笑笑,「我都工作得很晚……」她的笑容慢慢模糊,「其實是藉口。我無法再那麼愛他們,將他們看成我生命中的唯一了。」

茫然地望著地上的月影,她又笑笑,「不,我沒有再婚。而且,我已經動了絕育手術了。」

舒祈站定,看著她。

「我不配有小孩。其實,能生小孩的人不是生理成熟就行了,心理還要健全。我……我不健全。」她的眼淚落下來,卻不再是朱紅色的,「所以,我不配結婚,也不配再有小孩。從此,我不再犯這種循環的錯誤。」

「所以,妳離開他?」舒祈拿出菸,火光一閃。
「不。」她虛弱地笑笑,「我還跟他在一起,直到他離開為止。怕他離開?怕,當然怕呀!但是用婚姻鎖住他,好犯和以前一樣的錯誤?」搖搖頭,「我犯不起這樣的錯誤。」

等她走了很遠,舒祈才轉身回家,小腿像是灌滿了鉛。

她想起母親和長年不在家的父親。母親總是寂寞地守著幾盤菜,等父親回家吃。從她懂事就開始,長長幾十年這樣過去。

困在家中和無望的愛情裡,一秒一秒,無情地過去。

這一刻,她突然原諒了母親。

將菸按熄,她發現很大的一滴眼淚落下,沉重的一滴。清冷的,像是吸飽了寂寞的重量。

非常沉重而惶恐的寂寞。 








 
創作者介紹

雅書堂.蝴蝶二館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芽
  • 好哀戚喔Q.Q
    嗚嗚嗚~~~
  • 財旺
  • 寂寞...

    好累的.....
    感恩..
  • rain
  • 孩子從母體離開的那一刻起
    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
    沒有人能夠不愛自己只愛別人
    父母的愛是希望孩子成為有用的人~至少能養活自己
    人不能把感情都放在一個人的身上
    這樣會把對方逼到喘不過氣
    這個對方不論是孩子還是另一半都適用

    人本來就是情感豐富的生物
    把該做的功課盡力做好
    就好了~

    所以平衡點才是人一生的功課吧
  • JEAN
  • 舊版的書好像沒有這篇故事耶

    是新版增加的嗎^^
  • 山嵐
  • 憂傷精靈的別館......
    袖玉讓我想到悲傷夫人
    總覺得別館得袖玉和夫人有著相似的氣息
  • 琤
  • 或許本質上是一樣的吧...
    袖玉愛著這個男人,而悲傷夫人愛著人類
    落淚都是因為喜愛的心


    (水色頭髮~好正的感覺XD)
  • 茉莉
  • QQ
    差點以為是悲傷夫人 去舒淇家作客呢XD
  • 財旺
  • 其實

    常常是他們不知道如何愛呢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