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二)

星耀身處一個極度嚴格而精英的公會。這是一個組織嚴明,戰鬥企圖非常旺盛,在各地聲望俱隆的公會。

在大大小小的衝突與除魔之旅上,他們是連各勢力首領都另眼相待的團體。他們擁有最高超的戰鬥專家和嚴密的軍事首腦,人才濟濟。但有人就有江湖,而諸多能人的江湖,更暗潮洶湧。

避免與人接觸的星耀,在這樣明爭暗鬥的公會裡頭,顯得格格不入。事實上,她通過升級考試的速度不算快,也沒有什麼亮眼的表現。但會長卻對她青眼有加,甚至內定等她通過高等術士考試之後,就排定了她的戰鬥小隊和位置。這讓許多人交頭接耳,認為她是會長的親信,是靠關係擠進公會的。

然而,照星耀的個性,她是寧願不加入任何公會,當個流浪術士。之所以會留在這裡,是因為她貧困到幾乎交不出學費時,會長不但贊助了她所有的學費,甚至幫助她通過戰馬考試。

會長只要求她,她可以不合群,不與人接觸,不參加人數較少的地下城軍事行動。但在小隊編制兩隊以上的軍事行動,只要她通過高等術士考試,就不能夠拒絕。

而且,絕對不可以退公會。

星耀不輕易接受幫助,但若接受了,就會盡力償還。當初她渴望探求黑暗的神祕,所以接受了會長的學費和條件。因此,不管別人看待她的眼光是嘲笑還是忌妒、怨恨,她還是會視若無睹的待在公會裡。

公會對她來說,就是必須償還的目標,沒有其他意義。

而其他人不知道的是,會長會做這樣的安排,是因為驚艷於星耀隱藏的才華。

她是個天才術士。

「已宰的羔羊」那群老師很清楚星耀的能力,但他們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,將之隱瞞不發,也並沒有刻意栽培,甚至有些壓抑她的能力。

但會長看到一個初級術士能夠若無其事的施放威力尚弱的腐蝕之種,整個震驚了。當時的星耀,還是個瘦弱孤僻的孩子。這原本是高等術士才會的法術,卻在一個初級生身上顯現。除此之外,她召喚來的惡魔隨從能力特別卓越,智能特別高,完全沒有被召喚的被動和愚拙…他知道自己發現了蒙塵的絕世珍寶。

我要她加入我的隊伍。她將會是我最致命的人間兇器。所以會長替她付學費,替她解決考試的困難。但也刻意的由她孤立自己。

可以說,她遠離人群完全符合了會長的心意。重視承諾和報恩的星耀,將會是他最忠貞的武器,不至於被居心叵測的幹部帶出去另立門戶。

這些星耀知道,但她不在乎。在年紀太小的時候就展現了黑暗的才華,連父母都畏懼的將她拋棄。她在暴風城孤兒院長到十四歲就離開,開始她獨居而孤僻的生活。

簡單說,成長的環境讓她不喜歡人群。唯獨和惡魔隨從相伴的時候才讓她自在。別人怎麼看待她,完全不關她的事情,公會也不過是個她必須還債的目標,裡頭有些什麼人,她不在乎。

但是這一次…她冷漠的瞥了眼公會的新進會員名單,卻瞪大眼睛。

「新進人員一名。防護聖騎士,日影。」

她開始有種不祥的在乎了。

***

星耀安慰自己,就算同公會又怎麼樣?這是個精英公會,編制內起碼上百人,她又不參與任何活動,不會碰到的。

不過她再次體驗到「天有不測風雲」這句睿智的諺語。

這日,她通過次高等考試,疲倦的在艾蘭里堡壘外釣魚。會長施展了密語法術,要她去幫助一個準備進入塞斯克大廳的探險隊伍。

「…隨便一個法師都可以比我好吧?」她想拒絕。
「今天沒有人有空。這些新兵需要人帶領。」會長不容質疑的說,「並不是要妳去指揮,而是這群新兵的攻擊力嚴重不足,我不希望見到傷亡。」

星耀靜了一會兒。「我知道了,我馬上去。」

等她趕到以後,立刻傻眼。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首,她和新兵隊長大眼瞪小眼。

「妳…!」
「你……」

是的,她又遇到那個少根筋的聖騎士。

「妳上次把我害得好慘!」日影暴怒起來,「此仇不報非君子啊~」
「君子會喝得爛醉到跳猥褻的脫衣舞嗎?」星耀的臉色也難看了。
「我不要跟妳(你)同隊!」他們異口同聲的吼了起來。

隨軍的中級牧師驚慌失措的看著他們,覺得他們的怒目似乎擦出激烈的火花,規模與奧爆相比擬。

「但、但是…」女牧師眼淚汪汪的說,「另外兩個隊友已經闖進去了…我好像聽到打鬥的聲音…」
「…白癡!」他們又異口同聲的罵起來,而且馬上衝進塞斯克大廳。

創作者介紹

雅書堂.蝴蝶二館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財旺
  • 真的第一嗎?

    每次都失望
  • 財旺
  • 感恩....

    謝謝喔...寫論文弄得頭很大,清醒了...
  • ㄚ喵
  • 前三!!!
  • constantine
  • 好久沒瞧見新文了(灑小花ing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