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

她被粗魯的叫醒時,已經夜幕低垂。當她笨拙的爬出車廂,發現是個很小的聚落。穿著樸素的村民用不信任的眼光看著她,連小孩都一樣。

他們竊竊私語時是華文,但對她說話卻是用法語。

「...我是華人,來自列姑射島舊址。」十三夜怯怯的說。

村民的耳語停止了,往後退了好幾步,眼神裡的疑慮更深。

她的胸口被揪住,那個叫做艾瑞克的男人咬牙切齒的瞪著她,「...妳是哪邊派來的?妳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災區?說!」

「艾瑞克,你能不能好好問?」可莉兒掰著他的手,「好歹是遠親,你幹嘛這樣?」

「誰跟這些骯髒的動物是遠親?」艾瑞克甩開可莉兒,逼著十三夜大吼,「妳是哪邊的間諜?!無蟲教嗎?」他拔出槍,指著十三夜的太陽穴,「說!」

「艾瑞克,放開她。」一個白鬚白髮的老先生排眾而出,「即使是俘虜,也該以禮相待。小姐,妳是怎麼來到尼斯的?妳為什麼會從湧泉中出現?」

尼斯?法國南部的尼斯?

她的運氣真好,沒去到異界,只是隔了千山萬水。

「我...我叫十三夜。」她硬著頭皮回答,「但我為什麼到這裡,是個很長很長的故事。」

長老仔細的看著她,好一會兒沒說話。「沒關係,反正妳不能離開,而我時間很多,可以聽妳慢慢說。」

長老耐性聽完十三夜的故事,雖然她說得期期艾艾,自己也搞不太懂,卻沒有打斷她。

他深思了一會兒,吩咐著,「把那個拿來。」

侍從小心翼翼的捧上一個罐子,十三夜手臂上的尖刺蜂擁而起,絞碎了鐵罐,並且吞噬了一個極小的碎片。

晃了兩晃,十三夜昏了過去。她的防護系統可能恢復功能了,但她的體力可沒有。

「...這讓我想起某種兇惡的肉食性植物。」長老搖頭笑著,「無蟲教不會有這種人,好好照顧她吧。」

長老待她的態度緩和許多,卻不讓她離開。雖然沒有拘禁她,但未得許可,她也無法離開這片森林。

這是個非常排外的小村莊,後來十三夜才知道,這也不是他們的原住地。殭尸摧毀了他們的鄰村,卻忌憚的不敢接近他們的村莊,形成一個疫病區的「綠洲」。

但紅十字會的科學家煩擾他們,讓他們悄悄地舉村搬遷,過著吉普賽人似的生活,好不容易才在這山區落腳。

而他們會躲避紅十字會,也是因為他們與生俱來的祕密。

遠在三百多年前,為了逃避中國大陸的戰火和追捕,有群樹妖移植到法國南部。而植物系的妖怪原本就不適合移居,這場遷徙死了大半的族民。僅存的少數樹妖與人類或眾生通婚,留下血脈,後裔成了一個普通又奇特的聚落。

普遍長壽,但也不引人注目。躲過了災變和疫病,甚至躲過了裔的篩選。保留語言和一點點風俗,以及這個重大的秘密。

但他們生來就喜歡植物,普遍都有「綠手指」。許多有名的園藝家都出自這個聚落,甚至有些年輕人會到處旅行,種下樹木或花苗。

這些樹木或花苗,特別受到自然精靈的眷顧,成為「聖女」或「聖子」。

「可以的話,我們不想要這種宿命。」可莉兒解釋,「但我們若旅行到某片土地,種下樹苗,就可以保住很多人或動物的命。就算不喜歡,但...還是得做。」

「我明白。」十三夜有些蕭索的笑笑,「只有你們嗎?」
「我旅行過很多地方。」可莉兒聳聳肩,「發現有些普通人也有這種天賦。這大概就是世界沒被死人佔據的主因。」
「這是自癒功能。」十三夜喃喃著,凝視著碧藍的天空。

這世界,是活生生的。或許生了重病,奄奄一息,但還是想要活下去。就像病毒入侵了人體,人體的免疫系統就會起作用,產生許多噬菌體和各式各樣的抗體,不管能不能病癒,都會奮力抵抗到最後一刻。

她按在大地上,像是可以感受到「她」的脈動。

麒麟說,我是噬菌體,對嗎?

「你們害怕嗎?我是說,你們幾乎跟普通人類一樣...天賦幫不了任何忙。要抵抗殭尸和無蟲教...害怕嗎?」十三夜輕輕的問。

可莉兒輕笑,拍了拍她的槍。「玫瑰花兒也是有刺的。我們不欲顯揚於世,並不等於我們是膽小鬼。」

是的,我們是這世界的噬菌體和抗體,我們所愛的人都生活在此。

「教我怎麼戰鬥,可以嗎?」十三夜微笑,充滿勇氣的。

她開始和這群自稱「瘉者」的人一起生活,同時療傷,雖然花了許多時間才得到認同。但她在這裡學到戰鬥技巧,以及許多與植物有關的知識。

不知道聖怎麼樣了?

妹喜在列姑射失利後,發瘋似的引爆了戰爭。她不在乎教徒的生命,被感染的教徒又沒有退路,只能勇往直前,並且感染更多人。

恐懼才是最鋒利的武器。許多政府軍因為無法控制的感染投降了無蟲軍,最少他們有聖水讓病毒零休眠,不會馬上變成殭尸。

四十年的重建,不到四個月又受到重創。戰火延燒,全世界都在戰火中。

這是我的錯嗎?是嗎?十三夜不斷問著自己。我若如她所願,是否可以讓這一切的損失減到最低的限度?

「我現在能明白海倫的心情了。」她對自己苦笑,「特洛伊戰爭不是她想要的,她什麼也沒做,也做不了。」

就算殺死妹喜又怎樣?無還是存在,她會再選一個野心勃勃的人,直到她的目的達成。

但最少能拖一點時間。

模模糊糊的,她知道,不是妹喜,就是她。能和無共生的人並不是那麼多,無似乎還沒進化到可以在地表待太久。除非和病毒體共生,或者是某個人。

一下子失去兩個合適的宿主,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找到另一個吧?

她的傷已經完全痊癒了,也危急到不能再拖延。

「其實,我不想死。」她喃喃自語,「我想活下去,我想跟聖在一起,直到白髮蒼蒼。但...我無從選擇。」

她回頭看了一眼寧靜的小聚落,迅速的妖化,隱沒在一滴即將墜落的露珠中。
 

創作者介紹

雅書堂.蝴蝶二館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沁
  • 沙發ㄇ?
    好高興喔~~~等好久~~~^^
  • 伊歐
  • 第二名
    真好看一次二篇
  • Clare
  • 長老耐性聽完十三夜的故事,雖然她說得期期艾艾,自己也搞不太懂,卻沒有打斷她。

    他深思了一會兒,吩咐著,「把那個拿來。」

    侍從小心翼翼的捧上一個罐子,十三夜手臂上的尖刺蜂擁而起,絞碎了鐵罐,並且吞噬了一個極小的碎片。
    唔 小曼的碎片嗎?
  • BT
  • 應該是無的碎片~
    她又不吞食 小曼的微塵
  • 凌
  • 是我太幸運嗎??離沙發越來越近了!!不過聖去哪了呢??
  • 匿名
  • 歿世錄的時代是災變後,李君心和殷曼已經在天界當第一任民選天帝&副天帝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