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

二十餘年前,麒麟帶著他第一次踏上這裡,在這冰天雪地中,用笑死人的小紅帽恰恰的台詞定了地維。

這裡是北極的頂端,寒冷、遼闊、空曠。歲月在這裡沒有任何意義,二十餘年的光陰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。

他們彌賽亞,純血的人類繼世者,讓惡意而瘋狂的創世者設定條件而出生,同時將一些奇特的記憶和知識寫在血緣中。只要被未來之書啟發,就會回想起來。

所以,時間一到,他這被啟發過的彌賽亞就本能的知道該去哪裡,該做什麼。跟過去幾任的彌賽亞沒什麼兩樣。

或許,創世者根本就不相信人類。所以他用殘酷的考題考驗彌賽亞。

用自己的人生或生命,保障人世的安危,你可願意?

前幾任的彌賽亞大部分都將自己投入地維,只有雙華上天為帝,聽說只有一個逸脫的彌賽亞拒絕投身地維,但他遠赴魔界,創建了冥界,致力於三界和平,雖然也需要許多妥協和政治手腕。


他站在霜雪中,脫掉鞋子,好感受玄冰之下的大地。

沒有一任彌賽亞逃走,沒有。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事蹟,當然不會有人傳誦。我們...為了一無所知的人類和眾生獻身,但坦白說,我們也不後悔。

在無數彌賽亞長眠的極寒之地,他感受到歷任彌賽亞的深刻感情。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意識到麒麟做了怎樣驚人的事情。

她抹殺了未來之書。彌賽亞們不會再被啟發,他們也不會意識到自己就是彌賽亞。末日不再是既定的結局,未來將是未知的未來。

他將自己沈入地維安撫大地,將可以抱著希望與滿足,而不再跟過往的彌賽亞一樣痛苦,知道自己的犧牲只是暫緩一個命定。

我將是最後一任犧牲的彌賽亞。從我之後,或許世界殘破,但有希望。有希望從殘破中復原。盛極轉衰,但衰竭到極底,也可能漸漸復甦。

希望和自由,是他那不像樣的師傅給予的。他將永遠因此感激她,為此敬愛她。

當咒文陣發著淡淡冰藍光芒泛起時,他流淚了。卻不是因為害怕、不想死。

而是...他來不及跟麒麟好好說再見。這世界對他來說,最重要的人。一直在他之前引領他的腳步,輕鬆微笑的麒麟。

「我想跟妳好好說再見的,麒麟。」他低喃,卻被咒陣發動的狂風括走了他的話語。

寒風消失,咒文陣的光芒黯淡、褪去。

「你找我?」麒麟仰首灌著小扁酒瓶的威士忌。「呼,冷死人了。」

明峰瞪大眼睛。「妳...?!」

「嘖嘖,徒兒。」麒麟搖著纖白的食指,「這也是一種咒。說再見,通常都會再見面,而不是不再見面。聽不懂?你不懂的都是咒啦。」

「...妳第一次見面就用《陰陽師》唬爛我,唬了三十多年,妳現在還這樣唬我!!」明峰暴跳了。

麒麟嘿嘿的笑,帶種可愛的邪氣。「你這個笨學生,畢不了業就想自殺,為師可要好好的給你心理輔導...」

我跟她跳什麼跳?扯什麼扯?我是來結地維的,可不是跟她耍嘴皮子的!

明峰火速結起手印,試圖重起咒文陣,卻被她打碎了咒文陣的一角。他氣得發怔,「...滾開!」

「這是你對師傅的態度?」麒麟嘖嘖,「打得贏我再去談自殺吧...笨學生。」
「笨學生還不是笨師傅教出來的!」明峰火大了,將喚微化為光劍,「別阻止我!」
「我是有教無類,你不懂啦。」麒麟抽出鐵棒,很流氓的挑釁,「嘖嘖嘖,對師傅動刀動槍哩,你這孽徒!」
「妳這不像樣的師傅!」
「你這膝蓋都比大腦聰明的笨學生!」

他們一面拼命鬥嘴,一面使出渾身解數的博命。明峰的心越來越急。他不知道天界出了什麼狀況,但他可以敏銳的感覺到,一種急劇的傾覆正在發生。若天界因此毀滅,除了他投身地維穩住狂暴的力流,沒有其他方法。

但他的笨蛋師傅卻在這種危急的時刻來搗蛋!

「麒麟不要鬧了!」他急得快要著火,「不要逼我!除了這條路沒有其他方法...」
「胡說。」麒麟嘴裡反駁,手下的攻勢越發凌厲,「女媧和我都定過地維,現在的地維就是我定的基礎!為什麼你非去死不可?」

因為妳定的地維連三十年都維持不到!而這是妳的極限了。若是我...起碼可以穩定個幾千年...

我命定就是地維的中心,或者是天柱的化身。

像是看破他的想法,麒麟冷冷一笑,「我可不這麼認為。徒兒不要傻了,你活著比死掉有用多了...沒有你,誰買酒給我喝、做飯給我吃呢?」

明峰除了如焚的憂心外,湧起一股強烈的、欲泣的傷痛和滿足。討厭的麒麟...討厭的、討厭的麒麟。

身處怎樣的災厄困頓,依舊輕鬆自在的麒麟,就算是這種時刻。她需要我就像我需要她一樣。

但就因為她太重要,所以他才要去做,而且非做不可。這人間有太多他在意的人,特別是這個死爛酒鬼。

「問問自己,你們是誰!」他在完整無傷的狀態下,喚出了狂信者式神。

他能夠的,他知道。因為他的心已經不斷的在滴血,開著巨大的傷口,痛苦幾乎無法壓抑。

「不錯呢。」麒麟閉上一隻眼睛,將食指放在唇間,「明峰,你離畢業只有一步了。」

明峰不發一語,命令狂信者攻向麒麟,他趁隙修補被破壞的咒文陣。

因為他太專注,所以沒有看到麒麟將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定在地上,身上環繞著黃金凝聚的鎖鏈。

「最近出的【魔獸世界復刻版】真的不錯,不少可以參考的招式呢。」麒麟自言自語,她瞇細眼睛,「卻除你們不潔的思想!」

從天而降的雪白燦光擊向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,讓他們發出淒慘的呼號。

曾經是讓眾生畏懼戰慄的狂信者死靈,在虛無慈獸的眼前,居然毫無反抗能力。

「你們啊,早就該超生了。跟隨明峰這麼久,也該淨化了吧...」麒麟滿臉悲憫。「死亡降臨。你們的善惡觀念清楚了嗎?」

狂信者在光燦的淨火中,看著將他們收服的初主。像是一個奇異的心結解除,齊齊舒出一口鬱結幾千年的氣。

死亡終於降臨。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消逝。

瞥了一眼已經沈沒一半的明峰,麒麟走過去,強行將他拖出來,一拳將他打倒在地。

「我呢,一向都信奉愛的教育。」她揪著明峰的胸口,惡意的一笑,「但不聽話的學生,需要鐵的紀律。」無情的拳頭像是雨點一樣落在明峰身上。

因為符文陣和狂信者召喚的雙重消耗,明峰無力面對兇暴化的麒麟,他大叫,「英俊快來,阻止麒麟妨礙我!」

獰惡的九頭鳥由天而降。她含淚的望了眼即將拋下她就死的主人,依舊懷著忠誠和怒氣撲向麒麟。

「蕙娘,」麒麟淡淡的開口,「把英俊勸到旁邊去。我跟他的主人還有話要說...」她巴了一下明峰的腦袋,「你白癡?你有式神,我沒有?」

在這種危急存亡的時刻,明峰卻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。

明峰還想掙扎一下,可麒麟不但把他打得爬不起來,甚至將他四肢的關節都弄脫臼了。

他像個破布娃娃一樣躺在雪地上,驚駭莫名,雖然並不痛。

「...喂!妳是不是真的想殺我啊?!」他怒吼起來。
「唉,我很了解你啦,不這樣怎麼行?我已經盡量控制力道了...」她抓住正在跟蕙娘打得難分難捨的英俊,往後一拋...噹的一聲,那隻獰惡的姑獲鳥被凍成一大塊冰塊。

「.........」明峰已經氣到乾噎了。
「徒兒,你不會死的啦。」麒麟拍拍他的臉頰,「等英俊解凍,就會救你了。」
「...多久可以解凍?」
「兩個月吧,大概。」

...妳是說,要我躺在雪地上兩個月等英俊救?正常人有辦法躺兩個月的北極不死嗎?!

「可以啦,你可以的。」麒麟笑得燦爛,「你可是我教過身體最聰明的學生啊。」

...我當你的學生真是倒楣到地心去了!

「你啊,個性要改改。」麒麟拍拍他的頭,「你想過什麼是『力流』?」

明峰生氣的轉過頭,一言不發,當作無言的抗議。

麒麟自顧自的說下去,「眾生和人類都擁有『力』。妖有妖力,神有神力,人類呢,擁有魂魄的力量。這跟磁力有點像,勉強可以解釋,雖然沒有那麼單純。這些微小的力匯集,就是力流。這世界和所有生靈息息相關,只靠一個生靈去主宰彌補是不對的。什麼都扛在肩膀上,不是一種正確的態度啊。」

「徒兒,你要先學會『捨』。什麼時候該放下,什麼時候不該放下,這是你終生最大的課題。」

麒麟撥開吹到臉孔上的頭髮,「我啊,服從生物的本能,寶愛自己的眷族,致力於種族延續。但我也同樣的尊重其他種族...因為廣義上來說,所有的生靈,都是我們的眷族。」

她抓著明峰的下巴,強迫明峰看著她,輕鬆而自在的純潔笑容。「徒兒,你想不通這些,我就不會放你畢業,懂不懂啊,笨蛋。」

明峰想回嘴,卻覺得天靈蓋一痛。麒麟不知道將什麼刺在上面,讓他昏睡過去。他的呼吸變得非常非常的緩慢,連心臟都很久很久才跳一次。

他陷入了龜息中。

「再見啦,徒兒。」她拍拍明峰的臉頰。「其實我騙你。說再見,卻不一定會再見面。不過你應該被我騙得很習慣吧?...」
麒麟凝視著天空的極光,許久不曾開口。就在這時候,她聽到了非常遙遠縹緲的歌聲,魔性天女獻出精魄,舒祈和她的居民獻出生命,唱出龐大安魂曲的第一個音。

這個音接著下個音,所有擁有精魄的城市應和著,定住動盪而即將斷裂的地維。同樣的,管理者和眾生一起應歌聲將自己埋進根柢。

在這漫長的前奏,她看到龍女含笑而詭麗的倒豎瞳孔。她終於孵化了。但她孵化的第一件事情是將自己埋進又愛又恨的城市之下。

當前奏終了,光燦的雪白籠罩劇烈地震、海嘯不斷的人間。純白的極光之下,眼睛蒙著白布的悲傷夫人從她的王座起身,漂蕩在空中,所有的人類和眾生都看見了她,不管從什麼方向都可以看到她尊貴憂傷的面容。

在這力流紊亂狂暴,海嘯地震,颶風肆虐的人間,為了她的孩子們,她終於起身,開口歌唱。

所有的力,其實就是一種韻律,一種音樂。擁有著相同的規則和魔法。

「...夫人還欠一個指揮。」麒麟笑笑,往著自己耳朵塞耳機,「蕙娘,我欠個人幫我翻譜,妳要來嗎?」
「妳去哪裡,我就去哪裡。」蕙娘安穩的回答,「但妳需要我翻哪個樂譜?」
「貝多芬第七交響曲。」麒麟嘿嘿的笑,「以前看交響情人夢我就想試試看了,一定很酷。」

「......就算這種時刻,妳也非惡搞一下不可?」
「一定要的啊,廢話。」她舞空而起,「妳不懂的都是咒啦。」

最好是這樣。

但蕙娘卻湧起一絲淡淡的,沒有悲傷的笑容。


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 -----

 

為了英倫三島的創世神話,托爾金寫就《魔戒》!

為了列姑射島的創世神話,我們擁有《禁咒師》!

創作者介紹

雅書堂.蝴蝶二館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6)

發表留言
  • 末日
  • 如果真有末日,是否真的值得拯救~
    如果真有希望,是否就能付諸行動~

    有一種沈重的微笑~
    禁咒師~真的好看~
  • H
  • 真的真的很好看耶~
    欲罷不能
  • 小蓁
  • 果然還是麒麟最好
    我愛麒麟
  • 123
  • 欸?
    又要結局了,每次看到都覺得心好酸……
  • 財旺
  • Finare....
    終曲樂章嗎?

    感恩...好好看....
  • 懶*€
  • 嗚!!沒貼完...

    看幾次都好想哭...
     T ︵ T
    麒麟 嗚嗚嗚
  • zero398
  • 我好想哭喔

    禁咒失真是太好看了
  • 黑
  • 沒想到麒麟也看交響情人夢 (笑)
  • nat
  • 我買左香港版禁咒師7..但竟然冇2篇番外..
    點解會咁架/.\
  • 紋子
  • 縱使麒麟到最後還是不改他耍寶的個性,反而讓人覺得心酸,其實他很捨不得他的笨徒弟吧!
  • 草緋雲
  • 書本一直翻
    電腦一直滾
    每次看到這部份就很感傷呢 麒麟...
  • teeth
  • 推推推...真的很讚唷!!
  • 炘Ray
  • 尬的
    好好看喔
    看第二次還是哭到不行
    太厲害了~~
  • wei
  • 禁咒師真的超好看唷!!
    而且有些對話還滿好笑的~
    蝴蝶真的超有想像力的~
    感覺蝴蝶的文字都很漂亮呢!很棒^0^
    結局會讓人覺得很悲傷~
    但是有小小感動到啦!!
  • kim
  • -

    请问这是禁咒师VII 的最后一章吗???我是第一次来留言的。。。请大家多多指教。。。
  • yin
  • 不論看幾次都讓我流淚。
  • 卞卞
  • 看幾次都很想哭

    話說 我又開始想麒麟了...
  • 芳
  • 感動耶
    讓人想好好珍惜身邊的人
    說不定我們的末日也快到了
  • 男
  • 很感動喔,我也哭了出來呢。看完後我想起了一首歌:
    星的光點點灑於午夜 人人開開心心說說故事
    偏偏今宵所想講不太易 遲疑地望你想說又復遲疑
    秋風將湧起的某夜 遺留她的窗邊有個故事
    孤單單的小伙子不顧寂寞 徘徊樹下直至天際露月兒

    冬風吹走幾多個月夜 為何窗邊的她欠缺注視
    刻於窗扉小子寫的愛慕字 完全沒用像個飄散夢兒
    今宵的小伙子傾吐憾事 誰人癡癡的要再聽故事
    偏偏癡心小子只知道上集 祈求下集是個可愛夢兒

    知不知對你牽上萬縷愛意 每晚也痛心空費盡心思
    這小子欲斷難斷這故事 全為我愛上你偏偏你不知

    春風輕吹點點火花襯月夜 人人開開心心說說故事
    終於傾出這小子的往事 長年累月為你怎再自持
    今宵知否對你的暗示 為何真的將它當故事
    偏偏癡心小子只知道上集 祈求下集是個可愛夢兒

    *知不知對你牽上萬縷愛意 每晚也痛心空費盡心思
     這小子欲斷難斷這故事 全為愛上了你偏偏你不知
     知不知每晚想你十次百次 每晚也去等因我極心癡
     可不可合力延續這故事 延續這片愛意一生兩相依*
  • ^^ 「愛的故事(上集)」是吧!

    是小編年輕時候的歌...XD

    雅書堂 蝴蝶館 於 2008/12/03 15:28 回覆

  • doffnow
  • 麒麟直到最後,都是那麼的個性,笑的面對,笑的犧牲自我,他的精神會一直留在我心中的!!
  • ˊˋ
  • 討厭的麒麟啦!
    這樣的讓我難過,是嘆不完的氣啊.


    「再見啦,徒兒。」她拍拍明峰的臉頰。「其實我騙你。說再見,卻不一定會再見面。不過你應該被我騙得很習慣吧?...」


    我相信說再見,就會再見面阿~
    要不然說話有什麼用?
    當然是希望期待下次的見面ㄚ!
    就像我好像見到好多朋友,好多老師....

    總有一天能見面的~!
  • 都拉
  • 總覺得龍女和悲傷夫人好可憐喔 感覺這一生梅什麼開心的時光 最後又為這個世界線出了ㄧ切
    又偉大又傷感的
  • 小e
  • 好奇

    恩~我還是不懂ㄟ,麒麟最後死了嗎?
    第一次看以為麒麟死了,可是之後再看感覺又沒死~
    是故意沒寫結局的嗎?
  • lina
  • to 樓上

    麒麟說是死了,算死了。
    說沒死,也算沒死。

    因為他變無的眷族了,
    遊走生死之間嘍~~~
  • 死不是結束
  • 每次都這樣任信,不過我永遠愛你麒麟.....
  • Cloudy
  • 眾生和人類都擁有『力』。妖有妖力,神有神力,人類呢,擁有魂魄的力量。
    --------
    我.... 讀到" 眾生和人類都擁有『力』。妖有妖力,神有神力,人類呢," .... 就自動腦補成:"人類呢,有人力。所以人和妖一起出力就成了人妖的力量~~"
    ....(掩臉中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