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著月亮唱歌

隨著老族長前往他們的聚落,卻沒有想到,他們的聚落入口居然在山谷隱密的角落,並且溼滑的階梯蜿蜒的朝下。

階梯兩旁有著發微光的苔蘚,這微弱的光源讓黑暗不再那麼濃重。對於夜視力極佳的人狼族當然足夠,麒麟和蕙娘也一點問題都沒有……

但明峰卻因此第一個抵達人狼聚落--用滑的當然比用走的快很多。

當他摔得七葷八素,從溼滑的階梯乒哩乓啷的半摔半滑到階梯底端,他覺得沒摔斷脖子真的是祖上積德。

暈頭轉向的爬起來,意外發現濃稠的黑暗褪去,朦朧的月光遍撒。有些莫名其妙的抬頭,發現這個應該在深深地下的廣大洞窟,在極高的地方有著打磨的像是鏡子般的許多巨大水晶,將洞頂的光源反射導引,讓這廣大得幾乎有一個小鎮大小的洞窟廣場充滿柔和的光。潺潺的伏流溫柔的響著,兩旁長著奇特的菇類植物,搭著無數的帳篷,擁簇著一個極大的營火。

這裡就是人狼族的聚落,人口約五百人。在神族殘軍尚未入侵,荒漠還是豐沛草原時,人狼族有數百氏族,人口高達百萬。這個洞窟原本是他們崇拜「大地母親」的聖地,只有各氏族祭司和族長可以來此默禱,祈求獵物豐盛,族民平安。

現在卻成了人狼一族最後的棲息地,仰賴大地母親的僅存奶水,苟延殘喘。

這些都是日後聽族長在營火邊講述傳說時了解到的。老族長年逾萬歲,卻沒見過那古老、豐沛、富饒的年代。他還在襁褓中時,這片大地就因為氾濫並且惡用的強大法術戰爭,幾乎喪失了所有的生命力。

所有的美好都由上一代的族長在火堆邊講述,並且傷感的了解到,那美好不會再回來。

***

麒麟一行人走下階梯,看著鼻青臉腫的明峰,默然無言。人狼一族重視客人,所以都強忍著沒有笑出來。但孩子卻忍俊不住,當然也被大人呵斥了。

「……沒關係,我也覺得很好笑。」麒麟遮住了臉。

明峰難堪的、一跛一跛的跟在麒麟後面,臉孔漲紅。族長為了解除他的尷尬,喚人取酒,並且鳴鼓敲鑼,通知族民有客來訪。

這是對最尊貴的客人才有的禮節,驚動了全族。除了在其他洞窟放牧和工作的族民不克前往,幾乎還在村裡的人狼都出來迎接了。

這荒漠許久沒有貴客,只有魔族會派稅吏來收取貢獻。而稅吏在他們眼中是不值得歡迎的,反而會鳴鐘讓女人和小孩躲避,省去不必要的麻煩。

這真是百年來的大事,值得開宴會慶祝,何況客人饋贈了珍貴的肉品。

在人狼熱情的歌舞中,老族長遞給明峰一碗蕩漾著金黃液體的酒。甜蜜而芳香,帶著難以言喻的濃稠感,像是上好的伏特加冰在冷凍庫,取出來時有種蜜樣的流動。

他從來沒見過這麼美麗的酒……粗糙黝黑的陶碗讓這蜜酒更像是盛著極夏的陽光。

麒麟根本就不知道客氣怎麼寫,她一飲而盡,露出極度神醉的神情,「好酒!」

明峰倒是有些捨不得的飲了一口……唔,絲絨般的口感,溫潤柔滑的甜蜜……正想吞下去的時候,他看到人狼族民很豪爽的拿起斟酒給他們的大酒甕,潑在營火上面當燃料,火舌晃的一聲竄得老高。

他瞠目看著可以當燃料的蜜酒,含在嘴裡的那一口不知道該不該吞下去。蕙娘點了點他的背,遞給他一條手帕,將他手裡那碗酒不動聲色的倒到麒麟那兒去。

蕙娘真是體貼。明峰含著淚,將口裡的酒吐到手帕上。「……麒麟沒問題嗎?」他悄悄的問。

「應該……沒問題吧。」蕙娘不太有把握,「我比較擔心你。」

是的,人狼族的蜜酒,不但是主要的熱量來源、歡聚時的逸品,還是珍貴的……

燃料。

雖然他沒吞下去,但是些微的、酒精濃度高達百分之百的妖族蜜酒,還是讓他仰面倒下,幸好蕙娘接住他,才沒讓他頭破血流。

他全身發燙,臉孔脹紅得跟豬頭一樣。整個人像隻煮熟的龍蝦。在昏迷之前,他看見麒麟若無其事的仰頭灌著蜜酒,臉孔紅潤有光澤,精神百倍。

他的師父,果然不是人類。

「……地底下可以養蜜蜂嗎?」他在半昏半醒中,喃喃著這個關鍵性的問題。

因為廚師的敏感,蕙娘心裡已經有底了。她轉過頭,看著遠方。

「不是叫做『蜜酒』,就是用蜂蜜釀的……」

明峰醉了一天一夜才甦醒,爬起來手腳發軟,腦門一陣陣脹痛。回眼看到大喝特喝,抱著酒罈不肯放的麒麟,他默默無言。

「……妳不覺得有什麼不舒服嗎?」明峰有氣無力的問著。

麒麟瞪他一眼,「我又不是你。」

明峰無力的頹下肩膀。幸好我不像妳,我還是普通正常的人類。

人狼族民很熱情的招待他們,盡力擺出最好的食物來招待。很奇怪的是,他們身為肉食性的人狼,餐桌上倒有一半多是各式各樣的菇類料理,還有一種奇怪味道、嚼起來有幾分像是豆腐的肉。坦白說,不太可口,雖然蕙娘已經盡力而為了。

「我們幾時走?」明峰悄悄的問麒麟。魔王一定到處在追捕他們,滯留越久越危險吧?
「等我喝夠了再說。」麒麟抱著酒罈,頗有落地生根的氣勢。
……只要有酒,殺頭妳也不怕,對吧?

因為麒麟的樂不思蜀,他們在人狼聚落待了不少日子,同時明峰也知道了「蜜酒」和「神祕的肉」的來源。

第一次看到的時候,明峰的表情空白了好一會兒,雙目含淚的張大嘴巴,半晌動彈不得。
排山倒海而來,是一隻巨大的「蛆」。

真的很大很大,大得像是可以塞滿客廳的大小。這隻金黃色的、偶爾有觸角伸出來的「蛆」,裹著看似極薄卻很堅韌的皮,光滑的反射奇特的光澤,體液緩緩流動……

「這是蜜蟲。」帶他參觀的放牧人說,「大地母親的恩賜。」

那些巨大的「蛆」似乎對明峰頗有好感,紛紛圍攏過來,用頭(假如你稱昂起來的頂端為「頭」的話)頂著明峰。

那冰涼、滑潤的觸感,讓明峰整個人石化,只有寒毛和頭髮一起全體立正。

「真難得,」放牧人笑著,「牠們喜歡你呢。蜜蟲戒心很重,不太接近陌生人的。」

然後,他提了一個桶子,敲了敲蜜蟲,蜜蟲聽話的從腹部底端伸出一個管子,分泌出金黃色的液體。
這,就是蜜酒的原始材料。

他勉強維持著基本禮貌,帶著僵硬的笑容。回到聚落,他抓著蕙娘,「那個那個那個……那個蜜酒、那個肉……」

「蜜蟲?」蕙娘正在挑戰如何把蜜蟲肉烹調得更美味,「我早就知道了。」

看明峰一臉作嘔,她有點不高興,「明峰,你這樣很沒有禮貌。你要知道他們根本沒有什麼可以吃,只有啃食地衣苔蘚的蜜蟲是他們主要食物來源。對他們來說,那是重要的牲口。如果你覺得噁心,可以不要吃。他們多了我們三張嘴,其實是很沈重的負擔。」

明峰呆了一會兒,滿臉羞慚的低下頭。蕙娘說得對,他們這幾個客人讓食物短缺的人狼族更窘迫。然而蕙娘會煮飯、麒麟常跟著年輕人去打獵,而他,是唯一什麼都不會的人。

這樣的閒人居然嫌主人的牲口不好看,食物令人作嘔。

默默的,他也跟著女人或小孩去放牧、採蘑菇。人狼族沒有閒人,每個人都為了生存努力。他很快就成為高明的放牧人,而原本讓他覺得噁心的蜜蟲,看久了也覺得頗可愛。

在這裡,他學會了妖族語言和人狼的方言。他原本就對文字很有一手,甚至,他還學會了一點古老的妖族文字,更了解了妖族的傳統。

他們在人狼族居留了一整個夏天。因為族長知道他們目的地以後,建議他們留下來渡暑。

「你們運氣好,月瞑才到荒漠。」老族長點了點頭,「夏天陽日的荒漠可以輕易殺死任何人,包括最高強的聖魔。你們若要橫渡荒漠,還是等秋涼啟程比較理想。」

人狼族稱呼魔族為「聖魔」,異常者為「惡魔」。殘存的妖族別無選擇,必須要效忠某方才能生存下去。比起殘忍、反覆不定的異常者,聖魔顯得比較理智,除了蘑菇、蜜酒的稅捐,其他並無所求,既不侵擾,相反的還在大河佈下防禦,不讓異常者渡河。

雖然不是為了妖族的安全,但人狼族依舊因此感激。

「但我們是聖魔王者要的逃犯。」麒麟聳聳肩。

族長並沒有訝異的神情,反而點點頭。「貴客,相處這段時間,我無法歸類你們屬於妖族或魔族,但認識了你們的誠實和英勇。大地母親歡迎你們,我們亦張開雙臂。聖魔並不在意我們這群低賤的妖族--以他們的眼光而言。我們離首都很近,但妳知道的,即使最明智的聖魔,也會忽略身邊燭台下的陰影。」

明峰還是很不安,「但我們對你們很危險。」他越來越喜歡這群純樸的、不輕易動用妖力的人狼,想到可能替他們帶來災難,這讓他非常憂心。

「孩子啊,」老族長很喜歡這個軟心腸,勤勉學習的少年,「稅吏要秋深才會來,在那之前,你還有很多學習的時間。」
「……我會的。」老族長的慈祥常讓他想起爸爸和伯伯。
「唉,希望你們的酒夠喝啊。」麒麟笑著,很豪爽的喝掉一大碗公的蜜酒。

聚集的人狼都笑了起來。

創作者介紹

雅書堂.蝴蝶二館

雅書堂 蝴蝶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111
  • 我1第個耶 萬歲!
    麒麟的酒量可真大阿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